新宿,你好

從早上的航程到轉乘NEX,加上時差,到達新宿已是下午五時許。第一次踏足憧憬的國家,在新宿站中央南口出來,興奮了好一陣子。

「啊⋯⋯這裏就是日本了。」慨嘆之後,盡是迷惘。為甚麼?

友人曾勸誡過我,第一次到日本旅遊,還要一個人又不懂日本語,就盡量不要選擇新宿,因為那個世界聞名如迷宮般的車站,會讓你迷失好一陣子。結果我在上圖的地方來來回走了十分鐘,才知道怎樣轉車到東新宿站再走去下榻的酒店。

「終於到了。」A long day gone,感覺是鬆一口氣。

日本給我的第一印象是很整潔,很有條理,空氣好,溫度也清涼。很難不和香港比較,這裏的一切都很漂亮,有條有理,是整齊的,是時尚的,是乾淨的。還有一點是,日本是寧靜的,從車站走到酒店的路,沒有人叫賣,沒有人大聲說話,但過兩條街就是最熱鬧的歌舞伎町。

安頓好後,便到附近逛逛,畢竟選擇新宿的原因都是因為方便吧。

喲!東京

飛機降落到成田機場的瞬間,時間好像是停止了。走過那井井有條,滿是廣告卻整齊有理的通道,那橫跨停機坪的長廊,玻璃窗外的風景已令人陶醉。

終於,我第一次到達日本。

某年開始一個人生活,甚麼都要重新學習,一個人做家務,一個人煮飯吃飯,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遊玩。那段時間造就了今天的我,大概有點孤僻,喜歡離群獨處。

那年想一個人去旅行,甚麼都不懂,就想著去日本。大概每個青年人對日本都有憧憬,是絢爛的,是新潮的,是美麗的,是優雅的。結果去不成,卻一個人去了北京公幹。

那年是2009年的春天。

我不是個特別喜歡旅行的人,這些年最常到是台灣,桃園機場那充滿80、90年代香港氣息的裝修,對我這一代人是特別親切。然而,卻一直未有機會踏足日本,那個充滿幻想的國度,直到差不多十年後,我終於到了一直想到的日本。

「喲!東京。」露出會心微笑的我,開始期待著接下來幾天會發生的事。

戀情告急

因為多了個電視盒子,重看了《戀情告急》的片段。

誠然我很喜歡這齣戲,那個小女人Annie和我覺得每個男人都曾做過的王啟明,這一對人太像你我的寫照。

沒戀愛運的我就算明白兩個人一起是如何幸運,也有忘了得來不易而要去好好珍惜的時間。浪漫是不實在的,但偏偏二人之間不能沒有這虛幻的關係。

這齣電影是在瀕臨分手的狀態找回當初的故事,在那個自我救贖的過程,有人成長,有人跌倒,有人轉投他人懷抱,也有如我,放棄了愛情。

或者我們都該向前看,一點一滴的累積,每一次愛戀,我們總會找到一些新的自我。

「戀愛會結束,經歷會留低,跟我們繼續戀愛。」這是電影教我們的事,只是我不想繼續罷了。

東京喰種

最近在追看《東京喰種》的漫畫,故事大概是說人類世界內存在著與人類相同相貌,但只能以人類為食物的「喰種」。故事主角金木卻是因為「意外」由人類變成喰種,從此過著另一段人生。

這個故事有著熱門的題材,如打鬥及非人類的存在,但吸引人的,大概是人類與喰種之間關係,以及對「生命」為題的反思。

這是一個很好的討論題材,生命該是互相尊重和理解?還是弱肉強食?人類如果不再是世界上最高等的生命體,那麼被屠宰又是否合理?

人類是自私的,對環境的破壞以及其他生命的傷害,大概已是臨界點。我相信有因果循環,人類最後滅亡,或許是人類本身的問題所在。

回到這次重開網站的反思點:「人類如果可以互相理解,大概就沒有戰爭了」,其實對其他生命亦然。我想說的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也好,人與動物的相處也好,尊重生命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則。

不過人類大概是無藥可救的了。

天國

「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馬太福音三章2節)

天國是怎樣的呢?我不知道,但我想應該是很好的地方,至少沒有糾紛,沒有戰爭,沒有欺騙、虛偽和出賣。在那裡應該都是好的事,我想應該是美好的。

家父常勸誡我天國真的很近了,其實我倒是鬆了一口氣,因為這讓我再次想起「這世界非我家」,對信耶穌的人來說,我們不過是這世界的過客。憂慮都少了,只是慚愧沒有多叫身邊的人信耶穌。

然而對不信的人來說,這與他們有何干呢?我不知道末後的日子,但大概可以想像得到,這世界將不會易過。

我真心希望看到這裡的都可以多了解這信仰,願我們在天家相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