鴕鳥

很怕人事,現在更加怕人。

每逢有問題,我都寧願退避,築起自己的圍牆。朋友說我這做法有好有不好,我不知道。我以為避免和別人爭論,是非過一排就會完結;我又以為謠言止於智者,原來世界太多人喜歡看鬧劇。

今天我的失落感蓋過了所有情緒,是因為最後的信任都被摧毀?還是看不到前路方向?我開始不懂自己了。

這一刻,我只想離開,到一個無人認識我的地方過簡單的生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迴響審核已啟用。您的迴響可能需要一些時間才會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