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扒房

香港的扒房是獨特的,是我現時還很喜歡去的餐廳之一。

小時候,父親會在特別的日子帶我們去鋸扒,雖然在快餐店為多,但對小孩子的我來說,在外大吃一頓已是孩童時的一大樂事。

那時候的扒房有一種典雅,雖說跟酒店有很大段距離,但那泛黃的燈光,充滿油煙香味的環境和歐陸風情的裝潢,確實是一種風味。加上由餐湯、餐包、頭盤、主菜到甜品整個套餐之豐富,感覺是滿足的。

回憶中的扒房沒有像現在般嘈吵,感覺比較寧靜,顧客亦懂禮貌得多。不知何時,香港人已變成最吵鬧的人種,去到哪裡都是最嘈吵的一群。你試試在日本和台灣留意,最吵鬧的必然在說廣東話,本自命不凡的港人已失去節操和教養了。

我還記得有好些事都是父親在扒房教我的,例如吃牛扒點喼汁,如果你將喼汁混合茄醬,會美味得多。又例如餐巾的用法,或是湯匙是圓的,飯匙是長的。

香港的舊扒房已買少見少,隨著年紀增長,我和父親都不能再時常吃這麼多肉的晚餐,只是那舊日的回憶,已成為我珍貴的味道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迴響審核已啟用。您的迴響可能需要一些時間才會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