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多少

偶爾路過舊家,才想起原來那裡生活已過了很久。跟一位朋友相識也是大概在那段時間的事,談起往事,好像是很近的事,卻又如前塵往事如雲煙消散;驀然回首,才發現這十多年的變化彷彿已經是天與地。

確實沒有甚麼不會變,變好、變壞,世界都在變。這十幾年的香港變成怎樣,我想很多人都有所了解。習慣不了,不如一走了之,但又無力。這進退兩難的局面,大概是現今不少我這一代人的寫照。

剩下的耐性和氣力還有多少?我不知道了。不是不能一個人走下去,或許只是累了,想有誰來扶我一把。

這一年,大概要想的事有得多吧。

圍牆

某天逛商店聽到一首很久以前的歌,這首歌在香港應該不算流行,但對我意義倒深的,這首歌叫圍牆,是李玖哲唱的。

這首歌是那年失戀,朋友知道我很糾結,所以送我的。轉眼間發現已過了十年多的時間,我糾結的已是另一個人,另一段情,但再次聽到這首歌,歌詞的意義依舊通用。

「誰都以為不聽不看也就沒感覺,一轉身才發現空氣裡面,依舊飄散著記憶的氣味。是有所謂或無所謂也不能改變,原來是我在愛上你的那瞬間,就困在圍牆裡面……」這首歌的精結就在這副歌裡。

朋友都說,等待過了,這八年一直愛著一個看不見、觸不到的人,不累嗎?為甚麼放不下?有些給我看一些大道理,有些則鼓勵我說該做的都做了,該放手去找新的戀情了。大道理我懂,只是我知道愛情不是想放下就放下。

我笑說,如果楊過沒有了小龍女到底會過怎樣的生活,或許只是我沒有那個斷腸崖給我一躍而下,又或許是我沒有程英、陸無雙、公孫綠萼等紅顏知己,也沒有郭襄般的小女孩對我芳心暗許。很多假設,但我知道要是楊過的話,是不會一個人生活的。

吾非楊過,連躍下去的勇氣也沒有。放不放開,已經沒有所謂了,現在的我或許如風中的葉子,就讓我隨遇而安吧。

大褸

一月,迎來入冬以來最冷的天氣。或許是世界氣候變化,冷的日子好像越來越遲了。

其實我可說是沒有冬天衣服的,冷天氣穿的還是短袖襯衫加上不同厚薄的外套,天氣的冷暖就以不同的外褸應付,所以最厚的外套,一年也穿不了幾天。

有段時期我很迷穿大褸的角色,那年電視播出的日劇《跳躍大搜查線》,我迷上了主角青島俊作的M51軍褸;《HERO》中久利生公平的皮褸是經典,《Top Gun》中的G-1更是永恆的朝流。

大褸的回憶是能擁抱戀人入懷的幸福,可惜我只是一個人,或許早已忘了戀愛吧。

我有一件雪褸,香港應該沒有的,是前女友在外寄回來送我的。我曾笑說香港沒甚麼機會穿,所以難得這幾天的冷天氣,拿出來懷念一下吧。

男人歌

不同年紀聽同一首歌,也有不同的感受和領悟。

那年還記得滾石唱片推周華健的時候,說「聽周華健的歌是一輩子的事」,也說過男人總會聽周華健。確實當年近乎他所有的廣東專輯我也有買,前期的國語歌也能朗朗上口。

十多二十歲時聽周華健,是流行,有些朋友都說我古怪,年長些的朋友更說我還未到那個年紀是不會明白的。以前不太懂這話的含意,人大了,多了經歷,才發現那番話確是語重心長。

為事業打拼過,雖沒有甚麼成就,卻是心力交瘁,聽為甚麼我要走,豁然開朗了。聽快樂會明白遇到對的人的喜悅;聽像我這樣的男人,明白一廂情願是沒有幸福的,聽然後然後和誰叫我會了解男人的空虛;聽怕黑明白男人的軟弱。

那些歌我都耳熟能詳,但了三十有七的今天,我卻發現是另一番味道,或許這証明了,我已不再是從前的小伙子,現在已是堂堂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