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遇見愛

用餐時無意聽到一首舊歌,是楊千嬅的好不容易遇見愛。

那年第一次聽,感動得哭了。沒有愛情的我,這首歌是一種鼓勵。它像告訴我和你,學習愛情,修鍊愛情,雖然緣份還未來到,但這段空白期,早已學會了愛。不是失去了,而是未遇上。耐心期待吧,終有一天,那個他總會出現。

女孩子多會擔心多一些,我這大男孩早對愛情沒有想法,順其自然,好好的增值自己,等待那個懂欣賞自己的女孩。如果有天我再遇見愛,我會好好珍惜的。

OH MY LITTLE GIRL

尾崎豐的不覊與浪漫真是誇世代的。

我第一次聽這首Oh my little girl,反而是高橋克典的重唱版本,沒有誰比誰好,只能說重唱較溫柔,原唱較激情,僅此而已。但比較喜歡的,是重唱版。

人到中年,確實少了激情,即使如我這樣多愛,也難免收斂了。開始喜歡當個紳士,漸漸誡掉「大細路」的習慣與脾性,想當個成熟穩重的男人。這好像是自然發生的事,我不知道這是否世故了,但我明白,這是不得不面對的現實。

如果哪天可以對愛的人唱這首歌,在她眼中,我會是個怎樣的人了?我希望是個能給予她安全感,可以安心地、全心全意地愛我一個的人吧。

左上右落

是否因為英國的傳統,所以香港人都習慣左上右落就不得而知,然而我一直生長在這樣的環境,也很喜歡這樣的小秩序。

以往總覺得香港是存在著這樣微不足道,但卻令人覺得亂中有序的不成文習慣,我很喜歡這個地方,因為人很好,也很有情。只是現在的香港還是香港嗎?

走在街上,這左上右落的習慣消失了,人們都亂衝亂撞。熟悉的語言變成陌生,我們在這裡土生土長的,反而成為少數。華洋雜處而成的獨有文化,這超過一百多年的文化到今天已支離破碎,為著是一個假象,要統一,要和諧。只是我告訴你,香港本來就不是中國一部份,即使人們提不提港獨,香港也是獨立的個體。

要我跟連基本禮貌也不懂的生番相處,倒不如到孤島隱居去。

粉筆字

每個人總有過去,總不能像粉筆字,說抹就抹掉。要是你接受不到那個人的過去,那麼就不要跟他一起,免得自己多疑,壞了兩人的關係。

誠然我是個很重情義的人,雖然在工作上我看來都很無情(笑),或許這是我的弱點,往往都會被人利用,然而我無意改變自己的個性,只是如我之前所說,現在要我相信一個人會有點難度,這多得那些利用過我的人,抱歉我還是害怕被出賣和背叛。

已不是原不原諒的問題,只是我真的不想再受傷。所以要我如粉筆字抹去,不可能的,人家是很小器的,呵呵。

有人說過我堆起自己的堡壘,對啊,又怎樣?總好過那些強要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於人的賤種好吧。我相信你,自然會為你開門,你憑甚麼要我拆掉自己的圍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