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look back in anger

Oasis的一首歌,歌名永遠提醒我,人需要向前看。

有人說我常「回帶」,當然我不是介意甚麼,只是覺得,現在沒有甚麼好事,便會懷念過去的好。我不是不接受改變的人,即使變好變壞,我也會欣然接受。變好當然好了,變壞便努力去再改變,改不了,唯有離開。

確實近來是諸事不順,亂了節奏,我討厭現在的自己。有沒有悔恨一些人和事?當然有。說我根本是「方丈」,小器得很,你們愛怎樣說就怎麼說吧。或許有天我該放下,這些年我選擇逃避,或許要學會面對。

雖不信星座,但平白說,我有著人馬座的自由個性,骨子裡卻是天蠍座的愛恨分明,你對我好,我加倍愛你;你對我差,我有仇必報。只是甚麼時候,就看時機了。這大概是愛上天蠍,卻變成天蠍的後果,卻不知怎麼,愛上的女人都是天蠍座。

靜下來,面對自己,或許是時候完全最後的褪變,那個一直潛在,卻我不想釋放的人格。

我早知道,回不去了。

空手道

看過《空手道》這齣電影,想起了從前。

小時候我有學跆拳道的,姐姐則學空手道。小時候不明白武術,學到藍帶就停了下來,兩、三季沒有再考上去,一來懶,二來怕失敗,心想著做師兄也不錯,就放下了。後來怎麼沒有再學就忘記了,那是我小學三、四年級的事情。

長大了,倒是有點羨慕學空手道的姐姐,或許從她身上看到「師傅」的影子,比親身教我的還實在。堅持、努力、克苦、鍛鍊,一切都成就於武學,一身好武功不為爭名奪利,卻是該鋤強扶弱,見義勇為。

杜汶澤拍的《空手道》,有理,有情,少了打鬥,有他的笑料,也有他的浪漫。像日本電影的漫節奏,平淡,起伏少,多使用空鏡,並常以自白導出男女主角色的思想。我不想影評,畢竟每個人都有其喜惡,倒是這電影給予我一些領悟,或許是我近來所希望的出口。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擂台,找到,就盡力打。輸也要打,要打完,才無憾。

我的擂台呢?

心血來潮

或許寂寞到盡頭,只要有誰關愛,誰都可以。但冷靜下來,就會懂得這一剎那的衝動,可能有無盡的後悔,換來是無盡空虛。

朋友說過個故事,他有個朋友因為怕寂寞,每天晚上都找one night stand的對象,有時連自己都不明白為甚麼會上癮般的,但總是不能一個人睡。又聽過有朋友說他的遇上過專做第三者的女人,破壞了別人的關係或婚姻後,就離開那個人去找新對象。

因寂寞而衝動是很可怕的,但我們卻知道,寂寞有多難耐。

這些年都過了,一個人孤單,但不一定寂寞。但我明白寂寞的可怕,早知道戰勝不了,所以跟它成為好朋友了。但我終究是凡人,總有失落時。有想過找對象,卻又天真相信愛情不應刻意安排;也有想過放縱,卻知自己不可能接受隨便的關係。

沒有東西守護的人生,或許會多愁善感一點,卻知道自己的不足,所以才想改變。但這個過程實在難受,你知道,總有心血來潮時。

「自知自己未夠好,才去努力變好。如果你知我的好,哪怕和你一起終老。」不知怎麼寫下這肉麻的字句,或許愛情的開始,就是互相欣賞吧。如果找到那個懂我的人,我想一輩子都不放手。

可是寂寞啊,這段時間能否放我一馬呢?

 

說謊

這首歌的歌詞之絕,是會讓聽得明白的人痛哭的。從一開始對自己說謊,到最後發覺她給你的希望都是說謊,那種空洞,沒有經歷過,大概不會明白是多麼複雜的情緒。

女生跟男生分手,總愛說將來說不定。確實在有些人在多年後重逢,他們可以修成正果,但大多數人都沒有辦法再在一起,那個「不確定」,只為騙男生振作,把自己說分手讓男生沉淪的罪惡感減少一些。我們都以為真的有一天可以再續前緣,我們都以為自己改變了,女人就會回來自己身邊,卻不懂女人一旦變了心,是射出去的箭,是永遠不會回來的。

我們都總試過騙自己,那個離開的人不重要,我們會遇上更好的,有誰會更適合自己的,卻突然發現,那個人在心裡的位置比想像中重要。多半是被提出分手的一方會念掛對方,你懂的,我懂的,就不要拆穿了。

小龍女跟楊過定下十六年之約,到相會之日才發現過的那十六年是活在黃蓉的一個謊言之上,你們懂那心情嗎?我等了八年,還不相信那個她在騙我,只是到約定那天的落空,我早已不懂反應了。

那是心被掏空的感覺,我沒有哭,如果可以大哭一場,大概我就能真正的放下了。

閉關

有朋友笑我,一年「閉關」多少次才夠。其實沒有多少,至少在上兩年並沒有這樣做過。

像武俠小說中人,閉關就是要修練。只有自覺自己的不足,才會有想進步的覺悟。而往往想自己變得更好,也是因為戀愛。

《容疑犯X.獻身》中,福山雅治看穿了堤真一就是這一點,一個本來平凡的人,只有戀愛的時候才會對自己的容貌介意。而我想改變,或者我是想戀愛吧,希望自己變得可以成為被倚靠的人。畢竟預備好自己,才能迎向將來。

咦?怎麼像廣告標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