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

大概只有愛能戰勝仇恨。

「復仇」二字從來沒有在我字典出現,然而這大半年的時間裡,這念頭不知何時萌芽了。

曾經有朋友說我的沉默和逃避會令自己和相關的人處於尷尬;我說過我像鴕鳥,不問世事。

在這大半年間,我思考了很多關於自己的人生,包括工作、人際關係、家庭、信仰、愛情、自我檢討和社會的事。如果人生有七十,我已過了超過一半,誠然如果沒有愛情,沒有家庭,人生根本不用那麼長,我早明白自己現在欠的,是一些動力和目標。

沒有愛,仇恨會侵食一個人。

今季日劇有改篇自名著《基度山恩仇記》的《モンテ・クリスト伯 ―華麗なる復讐》,由藤岡靛飾演現代版的基度山伯爵。被人陷害,繼承遺產,向害他的人們復仇,這個故事經典得令人陶醉。

對那些傷害我的人,我本沒有想過復仇,但有朋友說,不反擊只會讓人越踩越深。思前想後,仇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忍耐、等待、希望,復仇需要時間和部處。

不少人都會質疑,復仇又有甚麼用?甚麼也改變不了。但我確實明白,不讓那些人明白害人有代價,世界只會有更多人受傷害。復仇得了,至少可以平復心情,或許盡頭是空虛,但那一刻的暢快足夠填補內心的缺憾。

或者他愛的女人沒有改嫁,這復仇劇便不會上演,因為這一切都不重要了。

柴門暖最後還是放下,因為堇答應回到他身邊去。至於堇對他的是愛還是愧疚,已是另外的事了,至少柴門暖到最後也找到他內心深處最想要的東西了,害他的人已一無所有,復仇就在那位置停下來了。

大概只有愛能戰勝仇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迴響審核已啟用。您的迴響可能需要一些時間才會顯示。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