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你們想像般勇敢

我不是你們想像中勇敢。

上個球季其中一場令我印象深刻的比賽,是德國盃決賽,以弱勝強的畫面,仍然留在我心裡。

足球運動是一種講求士氣的競技,除了技術、體能和戰術,還有這無形的元素。領隊和球員之間的互動互助,其實沒有高低。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如同,有些人說我自信爆棚,有自己的主見,卻不知我其實軟弱得很。比如說,我不敢對喜歡的女孩子說聲「喜歡你」,又不敢放手去捨棄一些拖後腿的人和事。

孤身一人,卻懷念是以往跟前女友一起的時光。我曾笑說她跟我如小丑對蝙蝠俠說的一句話:「You complete me.」那互動如球員和教練,如風箏與風。

我真不是你們想像般勇敢,即使悲微,我仍渴望那個互動的人出現在我生命中。

晨悠

很好聽的二重唱,來自台灣的組合,她們叫晨悠,由兩位女生郭惟晨和吳以悠組成。

女子二人組合是特別的,不知為甚麼,我就是很喜歡二人組合的歌聲。從我最早期喜歡的夢劇院,同期的Echo和face to face,90年代尾的新加坡二人組兩個女生,曾紅到發紫的Twins,只巿一首作品的J-Twins,近年的Robynn and Kendy等,我都覺得有其特別的地方。

當然男子也很好,像台灣的優客李林和動力火車,香港的Raidas,馬來西亞的光良品冠,日本的B’z等等,我都很喜歡。

二人合唱組合其實有一定的巿場,兩把不一樣的聲音各有特色,但和聲又能互相配合,要做出好的效果,難度比一個人更劇,真是少一點默契和練習也不行。

只是現今很多靠科技調聲的樂壇,又有多少人會珍惜這難能可貴的聲音了?

迷茫,但不要迷失

這一兩星期確實處於迷茫期,或許是世界盃後失落症後群,生活的時間都錯亂了,也沒有期待的比賽,好像欠了一些動力。

現在因為是做兼職,所以工作時間比以往少,當然薪金也少了很多,能維持生活,但沒有太多的閒錢。有人問我為甚麼可以這樣過活,我想比起每天回到辦公室無所事事好,錢少,但快樂。我總記誡那段上班到抑鬱的日子,早上回到公司,卻站在門口不想進去的感覺實在太恐怖,現在也不用應酬同事,人事關係永遠是我最不懂處理的一環。

那還有甚麼好迷茫了?

現在的工作說不上喜歡,有時候更會覺得有些為難,但要感謝找我工作的朋友,因為正如他說,沒有鬥志是不行,我總羨慕他時常都保持幹勁,我倒是有點怕了,或許在工作中受過傷害,現在的我是害怕太過投入了。

迷茫是我還未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早知道自己這個人是貪心的,想做很多事情,想試很多新事物。我懷念以往在朋友餐室工作的時光,簡單的工作但有人一起完成的滿足感很實在。所以近來也有到朋友的店幫忙,沒有人工但學習了很多,也很快樂。或許迷茫源於收入微薄的不安,但說實在,工作狀態是慢慢找回來了。

我告訴過自己,即使迷茫,也不要迷失。迷茫期會過,學習忍耐,堅持和嘗試,總會找到突破的出口;但迷失了,就很容易回不到正軌。

這段日子難捱,但堅持到底就是勝利吧。

兄弟

男孩子總對兄弟有憧憬,跟女人的思想上或有不同,伴侶緊要,但兄弟也佔不少位置。

我小時候就很渴望有兄弟,家中只有兩個姐姐,都不及跟由小玩到大的表哥感情好。中學認識到一個朋友,到現在還是要好得很,有時候覺得甚至如親兄弟般,好到讓他老婆吃醋。要知道很多女人都與另一半的兄弟不咬弦,不是在控訴佔伴侶太多時間,就是總覺得自己地位不如兄弟。

要明白男人的世界比女人簡單,男人的友情是豪邁剛烈的,講忠義,兩脇插刀在所不惜,不愛搞是非鬥爭,有爭吵不如幹架一場,發洩完說出感受,或許感情有增無減。

男人都是「大細路」,愛玩愛混在一起,行為幼稚,永遠言過其實,難道你以為男人圍在一起說那女人多美多性感,真的要把她了?男人都膚淺,著眼看眼前事物,給自己點自信,你打扮得花枝招展,他還不是乖乖的拜服在你裙下稱臣。

男人這生物,其實是未進化的。

世界盃之後

今年是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舉辦年,恭喜法國第二次奪得世界盃。賽事剛完結,沒有期待的英法大戰,列強排名大洗牌,戰術和技術層亦有別以往;現代足球就是千變萬化。

我還是覺得這一年的世界盃蠻好看,實力較平均,各球隊也有努力的比賽,加入了VAR技術令錯判減少了很多,公平競技得以實踐,這是樂見的。

老爸說我是1982年第一次看世界盃,在我手抱時已看,我只有一歲半多。四年一度,時間感覺過得特別快,1986年看有馬勒當拿的阿根庭,因為他跟我一樣踢球是左撇子。1990年看英格蘭,開始意識到香港人要認祖歸宗,還是會選英國。還有看西德和意大利。1994年見証四年前新星巴治奧的堀起,卻在最後射失了12碼。1998年見証朗拿奴的神乎奇技,卻在最後迫不得已上陣,結果大敗於法國腳下,同時成就法國首次奪得世界盃冠軍。2002年首次在亞洲舉行,我看中田英壽看得入迷,巴西仍然強勁,第五次奪得冠軍。2006年大跌眼鏡給賽前一直不被看好的意大利奪冠。2010年是西班牙的天下,以近乎無敵的姿態首奪世界盃。2014年終於到德國的收成期,也是呼聲很高的情況下奪冠。

不覺又是四年,意味著我跟她失去聯絡已經四年。最後跟她的對話就是上屆世界盃的比賽期間,她喜歡荷蘭,我喜歡日本,話是搭不上了。這四年間好像很多變化,工作轉了又轉,見証了人情冷暖,得到了一些,失去了一些。心態上是不同了,重視的東西也不同了。

世界盃過後,又回到平靜的生活,我想該好好努力一下,這一次不為別人,只為自己想要的生活。雖說,我們在這世界上不過是過客,但還在世上,就得努力好好生活,多愛自己一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