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說晚安

陳曉東有一首舊歌叫《天亮說晚安》,廣東話版本叫《另一半》。歌詞大概怎樣不重要,我喜歡的是歌名;顧名思義,在早上說晚安,好不浪漫。

那是我曾經的故事。

長距離戀愛讓我有段時間把日夜顛倒,她在加拿大,我在香港,剛剛好12小時時差(冬令就13小時了)。那時候我的生活習慣都是倒轉的,還好那時的工作比較自由,我都跟是傍晚六、七時起床,有課堂的日子便吃點東西然後上夜校,沒有就等她起來聊聊天,然後在半夜工作。她有時候上學,有時上班,上學便等她回家,上班時便開個Google Talk聊天,然後她吃晚餐,我吃早餐,臨睡前再聊上一陣子,隔著電話一起睡覺。

朋友說都過了這麼多年,該放下的就放下吧。我學不懂,唯有讓時間過去,有些事是淡忘了,卻發現感情不是說放就放。所以別人說人馬座都花心,快忘情,可我卻不覺得自己像樣,倒像天蠍座,專情專一。那以後,確實沒有怎麼愛過別人,原來忘不了一個人,是寂寞的。

以往有一段情,學會了轉化,這一段,卻揮之不去。有人說人生有三段感情,一是糊裡糊塗,二是刻骨銘心,最後該來的是一生一世。我想我已過了兩段情,確實已沒力氣再愛得死去活來,只盼再遇上是可以一起走過風風雨雨的伴侶,或許一生一世的愛情更適合自己。

因為愛情,我們都成長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迴響審核已啟用。您的迴響可能需要一些時間才會顯示。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