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說晚安

陳曉東有一首舊歌叫《天亮說晚安》,廣東話版本叫《另一半》。歌詞大概怎樣不重要,我喜歡的是歌名;顧名思義,在早上說晚安,好不浪漫。

那是我曾經的故事。

長距離戀愛讓我有段時間把日夜顛倒,她在加拿大,我在香港,剛剛好12小時時差(冬令就13小時了)。那時候我的生活習慣都是倒轉的,還好那時的工作比較自由,我都跟是傍晚六、七時起床,有課堂的日子便吃點東西然後上夜校,沒有就等她起來聊聊天,然後在半夜工作。她有時候上學,有時上班,上學便等她回家,上班時便開個Google Talk聊天,然後她吃晚餐,我吃早餐,臨睡前再聊上一陣子,隔著電話一起睡覺。

朋友說都過了這麼多年,該放下的就放下吧。我學不懂,唯有讓時間過去,有些事是淡忘了,卻發現感情不是說放就放。所以別人說人馬座都花心,快忘情,可我卻不覺得自己像樣,倒像天蠍座,專情專一。那以後,確實沒有怎麼愛過別人,原來忘不了一個人,是寂寞的。

以往有一段情,學會了轉化,這一段,卻揮之不去。有人說人生有三段感情,一是糊裡糊塗,二是刻骨銘心,最後該來的是一生一世。我想我已過了兩段情,確實已沒力氣再愛得死去活來,只盼再遇上是可以一起走過風風雨雨的伴侶,或許一生一世的愛情更適合自己。

因為愛情,我們都成長了。

選擇生活

有時我很慶幸,自己可以選擇自己想過的生活模式。

不算過得很好,畢竟選擇了現在的生活,收入不如以往一半,基本上生活的開銷就沒甚麼閒錢剩了。但我喜歡現在的工作模式,自己控制的工作時間,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沒有麻煩的人事問題,一切都很感恩。

我是個怪人,一般社會的生活模式未必適合我。這段日子常有朋友問我甚麼時候找份正職,甚麼時候交個女朋友,我總笑說一個人多自在。對啊,一個人的自在,不懂生活的人大概不會明白。

過去這半年想了很多,最多問自己的一個問題就是「想要的幸福是甚麼呢?」原來一個人可以選擇自己的生活漠式,已經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我希望可以一直做到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希望這樣的日子可以一直下去。

感謝幫過我的每一位,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