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ything will come to the end.

法國聖母院失火,800年文化藝術等毀於一旦。世間無常,唯有學習放手,活在當下。

因為一個愚蠢的動作,令家中電腦中毒,後悔莫及。受牽連的之廣,波及家中的兩台伺服器,有一些檔案需要剷除,當中包括多年來儲下的劇集和動畫,也有一些工作用的檔案。擔憂是未知是否已徹底清除病毒,但還慶幸是有些較重要的檔案沒受感染。

常言人生是不斷拆毀與重建,傷感過後,總是要努力面前。或許正歷個人的重建階段,這件事感覺是給自己一個機會去作斷捨離,好讓自己向下一個階段進發。

要抱歉是我的伺服器不再開放,也抱歉有些檔案已不能再存取,或會影響到工作。我希望自己不再需要太多的設備,也不需要擁有太多。

下一步如何還未有定案,縱不捨,但路還是要走,只望一切從簡。故友常說Life is just a ride,活在當下,享受當下吧。

愛人難

新聞爆許志安搭上黃心穎,二人譜不倫。雖然我不愛看八卦,但一想到二人皆有穩定伴侶,確實唏噓。

我是相信愛情的,畢竟家父母就如郭靖黃蓉般,一起走過幾十年。我也自命小楊過,愛上一個人,堅定如痴。只是有時候我不相信是這種幸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或許我還找不到那個肯愛我一輩子的人。

安祖蓮娜祖莉與畢彼特,湯怡與洪卓立,S.H.E.的Selina等等,很多人都看好的關係到最後也是分手告終,特別那些經歷過大難的,最後也沒能修成正果,確實令人惋惜。我們惟有接受是甚麼都會變,變好變壞,世界在轉動。

「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我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

愛人難,被愛更難。我大概是懂了愛情,卻怕了愛情吧。

世界末日

看到網友寫關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勾起了一點回憶,也整理了自己的一點思緒。

原來沒有正式的工作已有一年半左右,也是自己遠離人群,改變生活習慣的時間。這段時間有些人好奇我在做甚麼,其實相反,我是沒有在做甚麼,硬要說的話,我看了很多日劇和看了很多集《國光幫幫忙》。我讓自己棄掉一些人際關係,棄掉既有的生活方式,棄掉原來的思考模式,甚至棄掉自己的信念和理想,雖然不至於能由零開始,卻因為過了這些日子,我找到了一點自我的救贖方式。

或許是經歷過一些不好的事,對工作環境失望,對人類這生物除了感到厭倦,就是不信任,特別是「同事」這類人,差不多是絕望了。自問自己對人很好,換來是利用和出賣,種種是是非非,確實厭惡。再說下去盡是髒話,所以就此打住。

我實在要感謝在這段時間仍然對我不離不棄的朋友,或許正是你們,才讓我仍然對人類保有一絲希望。將來的日子或許更要依賴朋友們,畢竟家人都要移民,剩下自己在這裡,雖然一個人生活也過了十多年,有些事情也習慣了,但不得不說,這種轉變讓我想了些其他事,例如家庭和前路,想起蕭牧師的話,男人總要成家,但我並沒有想法,大概我還是不想面對吧。

越說越偏離了題,該說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呢(雖然最後都是跟那網友說的離題萬丈,那原文意旨大概是:人與人之間互相了解之後,身體有甚麼所謂。要說這經歷嘛⋯⋯我曾交往過一個不曾見面的人兩年多,只能說,其實愛一個人,就真想要她的全部,不該說不重要,只是不是最重要。人都是膚淺,看外在,但不一定錯。千萬不能想跟一個人好了以後就可以無所謂,我下面會提到「可敬的距離」大概就是人與人之間關係的精要。)

人類如果可以互相了解,大概不會有戰爭。只是後來我發現,人類並不一定能互相了解的,但即這樣,可否多一點體諒,少一點攻擊呢?人類是否就只能互相傷害呢?

我一直對別人都算不錯,我認為你是朋友,幫到手的一定幫忙。或許是相信五湖四海皆兄弟,對人的戒心也出奇地低,也直腸直肚。父親告誡過我防人之心不可無,我不以為然,自己哪值得被人利用?從前有朋友說這樣不好,後來懂了所謂「可敬的距離」,看多一點細節,對熟悉的人也不要變得理所當然,話還是客氣一點,也不要甚麼也直接說出來。即使自己有點不乎合這樣的性格,也許可以少受點傷害,少一點爭吵;這大概是我這年多的一些轉變。

子曰:無友不如己者。我還是相信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我還是喜歡跟朋友聚在一起的時間,只是知道自己能過這樣的日子並不多,畢竟我不是喜歡應酬的人,也確實並不如以往容易信人。

我就知道,自己這人其實很麻煩的,渴望被需要,跟喜歡的人可以常常黏在一起,白天嘻嘻哈哈,晚上就思潮起伏⋯⋯看,寫這麼多字幹嗎?有人說,人馬座嘛,是這樣的。我不懂,只是知道自己這個性要找朋友難,找女朋友更難,應該太煩人了吧。

這是覺悟啦,不用擔心,我還有短命、孤獨終老等覺悟的。

看到這還沒放棄,謝謝你,也謝謝你沒放棄神經病人。以這首歌作結,也許是一點心聲。

世界末日
曲、詞:周杰倫|唱:咻比嘟嘩

想笑來偽裝掉下的眼淚
點點頭承認自己會怕黑
我只求能借一點的時間來陪
你卻連同情都不給

想哭來試探自己麻痺了沒
全世界好像只有我疲憊
無所謂 反正難過就敷衍走一回
但願絕望和無奈遠走高飛(遠走高飛)

天灰灰 會不會 讓我忘了你是誰
夜越黑 夢違背 難追難回味
我的世界將被摧毀 也許事與願違

累不累 睡不睡 單影無人相依偎
夜越黑 夢違背 有誰肯安慰
我的世界將被摧毀 也許頹廢也是另一種美

學界籃球

學界籃球,是熱血的。

離開了學界已十多年,若不是近年有學生參加比賽,自己亦無所事事(重點),也不會大老遠跑去看球賽。

現在的學生不如以往單純,但不像以前懂變通,或許是思考方式不同,他們多需要直接的教導方式。所以,資質好的,可以很強;資質差一點的,便點極也不化。

反思多年的經驗,我還是喜歡有淚有笑有汗的球隊。如果球員都不以為然,球隊存在其實又為了甚麼?

在學習的過程不忘思考,不要缺乏創意,團隊間不要少了一心,隊友建立和扶持,也不要忘記紀律和服從,對指令和戰術的執行能力。大概我心目中的球隊還是有一點點形式。

你喜歡籃球嗎?你覺得有趣嗎?這還是我希望我的隊員們每次比賽和練習後都思考的問題。

何謂國

很少穿紅衣,這件英格蘭的7號,是前英格蘭及熱刺球員艾朗連儂。

要說香港人心繫的國家隊,大概說英格蘭的會比中國多。事實是殘酷的,同樣是紅色,英格蘭的還是有一大票捧場客,中國呢?特價也無人問津。

誰欠誰,誰負誰,不是你說說就算,只是現實的殘酷是,你不認,強權暴政還是迫你認。我支持的國家隊只有英格蘭和日本,抱歉,認祖歸宗也不是你一個靠偷呃拐騙回來的政權,況且,要說祖宗,香港開埠歷史比你還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