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

男孩子總對兄弟有憧憬,跟女人的思想上或有不同,伴侶緊要,但兄弟也佔不少位置。

我小時候就很渴望有兄弟,家中只有兩個姐姐,都不及跟由小玩到大的表哥感情好。中學認識到一個朋友,到現在還是要好得很,有時候覺得甚至如親兄弟般,好到讓他老婆吃醋。要知道很多女人都與另一半的兄弟不咬弦,不是在控訴佔伴侶太多時間,就是總覺得自己地位不如兄弟。

要明白男人的世界比女人簡單,男人的友情是豪邁剛烈的,講忠義,兩脇插刀在所不惜,不愛搞是非鬥爭,有爭吵不如幹架一場,發洩完說出感受,或許感情有增無減。

男人都是「大細路」,愛玩愛混在一起,行為幼稚,永遠言過其實,難道你以為男人圍在一起說那女人多美多性感,真的要把她了?男人都膚淺,著眼看眼前事物,給自己點自信,你打扮得花枝招展,他還不是乖乖的拜服在你裙下稱臣。

男人這生物,其實是未進化的。

世界盃之後

今年是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舉辦年,恭喜法國第二次奪得世界盃。賽事剛完結,沒有期待的英法大戰,列強排名大洗牌,戰術和技術層亦有別以往;現代足球就是千變萬化。

我還是覺得這一年的世界盃蠻好看,實力較平均,各球隊也有努力的比賽,加入了VAR技術令錯判減少了很多,公平競技得以實踐,這是樂見的。

老爸說我是1982年第一次看世界盃,在我手抱時已看,我只有一歲半多。四年一度,時間感覺過得特別快,1986年看有馬勒當拿的阿根庭,因為他跟我一樣踢球是左撇子。1990年看英格蘭,開始意識到香港人要認祖歸宗,還是會選英國。還有看西德和意大利。1994年見証四年前新星巴治奧的堀起,卻在最後射失了12碼。1998年見証朗拿奴的神乎奇技,卻在最後迫不得已上陣,結果大敗於法國腳下,同時成就法國首次奪得世界盃冠軍。2002年首次在亞洲舉行,我看中田英壽看得入迷,巴西仍然強勁,第五次奪得冠軍。2006年大跌眼鏡給賽前一直不被看好的意大利奪冠。2010年是西班牙的天下,以近乎無敵的姿態首奪世界盃。2014年終於到德國的收成期,也是呼聲很高的情況下奪冠。

不覺又是四年,意味著我跟她失去聯絡已經四年。最後跟她的對話就是上屆世界盃的比賽期間,她喜歡荷蘭,我喜歡日本,話是搭不上了。這四年間好像很多變化,工作轉了又轉,見証了人情冷暖,得到了一些,失去了一些。心態上是不同了,重視的東西也不同了。

世界盃過後,又回到平靜的生活,我想該好好努力一下,這一次不為別人,只為自己想要的生活。雖說,我們在這世界上不過是過客,但還在世上,就得努力好好生活,多愛自己一點吧。

天亮說晚安

陳曉東有一首舊歌叫《天亮說晚安》,廣東話版本叫《另一半》。歌詞大概怎樣不重要,我喜歡的是歌名;顧名思義,在早上說晚安,好不浪漫。

那是我曾經的故事。

長距離戀愛讓我有段時間把日夜顛倒,她在加拿大,我在香港,剛剛好12小時時差(冬令就13小時了)。那時候我的生活習慣都是倒轉的,還好那時的工作比較自由,我都跟是傍晚六、七時起床,有課堂的日子便吃點東西然後上夜校,沒有就等她起來聊聊天,然後在半夜工作。她有時候上學,有時上班,上學便等她回家,上班時便開個Google Talk聊天,然後她吃晚餐,我吃早餐,臨睡前再聊上一陣子,隔著電話一起睡覺。

朋友說都過了這麼多年,該放下的就放下吧。我學不懂,唯有讓時間過去,有些事是淡忘了,卻發現感情不是說放就放。所以別人說人馬座都花心,快忘情,可我卻不覺得自己像樣,倒像天蠍座,專情專一。那以後,確實沒有怎麼愛過別人,原來忘不了一個人,是寂寞的。

以往有一段情,學會了轉化,這一段,卻揮之不去。有人說人生有三段感情,一是糊裡糊塗,二是刻骨銘心,最後該來的是一生一世。我想我已過了兩段情,確實已沒力氣再愛得死去活來,只盼再遇上是可以一起走過風風雨雨的伴侶,或許一生一世的愛情更適合自己。

因為愛情,我們都成長了。

選擇生活

有時我很慶幸,自己可以選擇自己想過的生活模式。

不算過得很好,畢竟選擇了現在的生活,收入不如以往一半,基本上生活的開銷就沒甚麼閒錢剩了。但我喜歡現在的工作模式,自己控制的工作時間,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沒有麻煩的人事問題,一切都很感恩。

我是個怪人,一般社會的生活模式未必適合我。這段日子常有朋友問我甚麼時候找份正職,甚麼時候交個女朋友,我總笑說一個人多自在。對啊,一個人的自在,不懂生活的人大概不會明白。

過去這半年想了很多,最多問自己的一個問題就是「想要的幸福是甚麼呢?」原來一個人可以選擇自己的生活漠式,已經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我希望可以一直做到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希望這樣的日子可以一直下去。

感謝幫過我的每一位,謝謝!

 

復仇

大概只有愛能戰勝仇恨。

「復仇」二字從來沒有在我字典出現,然而這大半年的時間裡,這念頭不知何時萌芽了。

曾經有朋友說我的沉默和逃避會令自己和相關的人處於尷尬;我說過我像鴕鳥,不問世事。

在這大半年間,我思考了很多關於自己的人生,包括工作、人際關係、家庭、信仰、愛情、自我檢討和社會的事。如果人生有七十,我已過了超過一半,誠然如果沒有愛情,沒有家庭,人生根本不用那麼長,我早明白自己現在欠的,是一些動力和目標。

沒有愛,仇恨會侵食一個人。

今季日劇有改篇自名著《基度山恩仇記》的《モンテ・クリスト伯 ―華麗なる復讐》,由藤岡靛飾演現代版的基度山伯爵。被人陷害,繼承遺產,向害他的人們復仇,這個故事經典得令人陶醉。

對那些傷害我的人,我本沒有想過復仇,但有朋友說,不反擊只會讓人越踩越深。思前想後,仇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忍耐、等待、希望,復仇需要時間和部處。

不少人都會質疑,復仇又有甚麼用?甚麼也改變不了。但我確實明白,不讓那些人明白害人有代價,世界只會有更多人受傷害。復仇得了,至少可以平復心情,或許盡頭是空虛,但那一刻的暢快足夠填補內心的缺憾。

或者他愛的女人沒有改嫁,這復仇劇便不會上演,因為這一切都不重要了。

柴門暖最後還是放下,因為堇答應回到他身邊去。至於堇對他的是愛還是愧疚,已是另外的事了,至少柴門暖到最後也找到他內心深處最想要的東西了,害他的人已一無所有,復仇就在那位置停下來了。

大概只有愛能戰勝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