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不入

有沒有覺得自己跟這城市的文化和價值觀格格不入?甚至覺得自己出生於錯的地方?

曾幾何時,香港確實是一個充滿魅力的城市,華洋雜處衍生出獨特的文化,有中國的傳統禮節,亦有英國的紳士風度,雖然這地方看錢很重,但屋邨小店,街坊街里仍然是充滿人情味。

現在的香港變得令我陌生,高水平的教育卻充斥著荒誕無稽的社會環境與人事邏輯,每個人都在為一間小房子拼搏成為終生事業,沒有夢想與活力的城市令這地方已失去東方之珠的光芒。只顧歌舞昇平的政府全是持外國戶照的高官,期望?怎可能。

人應該是崇優而活的族群,但環看香港,這裡只充斥著金錢遊戲,搾取人民血汗的強積金,瘋狂的房地產,一味靠北的政策,全都看不到對人民的生活有何益處。發展為名的破壞,一眾為斂財的官員與商人如何作利益輸送每日皆見。香港尤如過氣的良馬,被人類為了利益而強迫瘋狂交配作配種,很快便精盡人亡吧。

仍然在假期中的我,還未想到自己想做甚麼樣的工作,但我渴望的是一個可以做好工作的環境,一些追求優秀的地方。這裡,還有嗎?

37

Happy birthday to me.

不覺間已是三十有七,已到了大叔的年紀,雖然不想承認,但跟十年前相比,我還是一無是處;成長了的,大概只有胖肉吧。

這任意妄為的十年間,有喜怒哀樂,有為理想拼搏,有為生活奔波,愛想愛的人,卻恨不來敵人。那年最渴望成家立室的我,今天卻是想也沒想過這回事,母親已不敢再問,倒是到台灣打攪蕭牧師時總會被問到這話題。有時候我會想,是否該停下來,好好再面對自己的人生了?

沒有工作的日子,等待著感情結局的日月,我在學習失去的勇氣,還有再度相信人的膽量。這是個平淡的生日,第三十七年人生,或許是我最後盛放青春的人生了吧。

回味扒房

香港的扒房是獨特的,是我現時還很喜歡去的餐廳之一。

小時候,父親會在特別的日子帶我們去鋸扒,雖然在快餐店為多,但對小孩子的我來說,在外大吃一頓已是孩童時的一大樂事。

那時候的扒房有一種典雅,雖說跟酒店有很大段距離,但那泛黃的燈光,充滿油煙香味的環境和歐陸風情的裝潢,確實是一種風味。加上由餐湯、餐包、頭盤、主菜到甜品整個套餐之豐富,感覺是滿足的。

回憶中的扒房沒有像現在般嘈吵,感覺比較寧靜,顧客亦懂禮貌得多。不知何時,香港人已變成最吵鬧的人種,去到哪裡都是最嘈吵的一群。你試試在日本和台灣留意,最吵鬧的必然在說廣東話,本自命不凡的港人已失去節操和教養了。

我還記得有好些事都是父親在扒房教我的,例如吃牛扒點喼汁,如果你將喼汁混合茄醬,會美味得多。又例如餐巾的用法,或是湯匙是圓的,飯匙是長的。

香港的舊扒房已買少見少,隨著年紀增長,我和父親都不能再時常吃這麼多肉的晚餐,只是那舊日的回憶,已成為我珍貴的味道了。

少子化

近來看的漫畫與日劇,不少都有關於少子化問題的題材,像三浦春馬及黑木美紗主演的《成人高校》,或是講述極端情況後的漫畫《櫻x櫻》。顯然,日本對少子化的問題有很大的擔憂。

甚麼是少子化?簡單而言,就是出生率低迷造成的人口問題,影響到包括勞動力及經濟發展等種種的社會現象。少子化的成因可說是城市發展的附屬品,所以這已是全球各國都要面對的問題之一。

說來抱歉,我也算是造成少子化的元凶之一,過了適婚年齡仍是單身的個體,對家庭和生育仍處於無慾無求的狀態。確實,對我來說是愛情問題多於社會或責任問題,所以只能順其自然,這大概是我現在的想法。

但確實看香港現在的環境,組織家庭甚麼的,真是很難想像呢……

一個人

不知不覺,原來一個人生活已有十年,初時朋友都會問,一個人不悶嗎?現在大家都習慣了,彷彿我都是一個人的樣子。

一個人吃飯,一個人逛街,一個人去旅行,一個人看電影。寂寞嗎?偶爾會的,但終究人都是一個人來,一個人走,如果遇到有伴,是福氣;但我不能不懂,一個人生活的能耐和義意。

我不是愛孤獨,只是不得已一個人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