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嶺之花

上星期看預告,本來想吐糟說《高嶺之花》的劇情,但今個星期收看後卻有點隱隱作痛,又找到一點共鳴。

我是個感情很複雜的人,或者說,我是個有很多樣感情的人,有理性的頭腦,又有感性的情緒。今集說月島桃(石原聰美飾)要帶著罪疚感去繼續自己花道家的事業,所以要背叛維尼(峯田和伸飾)的婚事,但維尼即使早知道卻依著她行禮,到最後悔婚也以笑相送。

我想我同時明白兩者的情感,藝術家的脾氣我倒是有一點,或者說,在某些地方不能作自我體現,我是不能釋懷的。當然編劇帶點牽強,以悔婚去平衡自己被悔婚的傷痛,然後帶著這份罪疚感去繼續花道未必人人會理解,但我卻遇過類似的感情問題。

人類這東西是賤的,有時候會因為愧疚而對身邊的人更好。沒聽過嗎?或者這時代連責任和良知都沒看那麼重吧。

而維尼的犧牲,很多人會說他太傻了吧,但我卻有很深的體會,畢竟在感情上,我也是被動的一方。跟他的一個共通點是,任何事作最壞打算,便不會有太大的失望吧。而當你愛一個人,只要知道她幸福,甚麼苦痛也沒所謂了。

我做過這樣的男人,所以呢,大概我知道這樣的人都不會有幸福。我放棄了感情,走在一個人的路上,還好吧。

我的歌

有時候,我會忘了為甚麼而生活。

這一年的變化頗大,從以往渴望能創一番事業,到現在只想過簡單生活就好。這別人眼裡看來沒大志的生活模式卻是我覺得最快樂的日子,有點像十年前的樣子,那時候還年輕,一個失婚失業男孩想要成長,想要變得更好的故事。

到這年紀,想要放下的,比想擁有的更多。別人都說這才是拼搏事業的年紀,我卻有如退休老人般的想法,簡單過生活,想要健康,想要單純的快樂,想在工作中找點滿足感;金錢甚麼,倒是不太重要了。

原來我一直忘了,這世界非我家。「人若賺得全世界,卻賠上自己的生命,又有甚麼益處呢?」

沒有事業,沒有愛情,那時候不懂為甚麼而活。現在的我有點像當年的光景,但我大概知道自己想要甚麼樣的生活了。

不用你質疑我的生活模式,現在的我,是簡單的,是充實的,是快樂的。雖然沒有誰能分享,是有點寂寞了。

一個人的童話

那年妹子說過一句話:「Sometimes we dance alone.」我一直放在心裡鼓勵自己,聚散有時,一個人有時。只是後來一個人生活越久越發覺,大概我這個人真的只適合一個人。

其實我覺得自己算是個頗熱情的人,距離感是因為被背叛太多,漸漸也變得冷漠,不相信人,不相信可以被愛,因為即使自己多努力,到最後還是會被遺下。然後不抱期望,不用失望;大概這些年的改變,自己也有點驚訝。

以前父親告誡過我說,要提防身邊旳人,不要被利用。那時候我不懂,很相信朋友,經歷過一些,現在都懂了,雖然是有點遲。

這也是我很想逃離這個地方的原因,想找一個人際關係簡單一點的地方,沒有勾心鬥角,不用提防太多別人是否想利用你,只管努力做好自己需要做的事,做自喜歡做的事,足夠生活,這樣就夠了。然後我又會想,一個人其實甚麼時候死亡,也沒有甚麼大不了,太陽會照常昇起,有些人知道可能會驚訝,但大概沒有人會為我覺得難過。

哪怕是一滴眼淚,我也會感謝你為我流下。

家人嗎?現在的我覺得他們的疏離感遠得像陌生人。我確是很愛我的父母,但有些感覺、有些間隔,總是消除不了。有些事很傷人,在說三道四之前,也偶爾顧我的感受吧。

我想,如果沒有承諾過一個人,這些年我也許早已不在了。只是偶爾會想起,即使你曾經多愛的人也會放下你,不相往來,約定他也沒有守住,就會掙扎自己守他的諾言是否太蠢?或許你們不知道我有多努力從情緒中走出來,只會說我負面的人待我如何,我總一笑置之,但久而久之,為甚麼我跟人保持距離,你大概會懂了。

退到最後,我又剩下這個地方,這個網誌,容讓我自言自語,可以透過文字宣洩。沒有互動也好,沒有回應也好,容我寫下自己一個人的童話,讓我一個人自得其樂。

如果有天你喜歡我這怪人,我也會全心全意去愛你的。

抑鬱症

說到抑鬱症,很多人口說要關注,卻沒有行動。到有人死了,就說很可惜,卻不知道自己隨時是凶手之一。

我應該沒說過,有段時間我有嚴重抑鬱。沒有去看醫生,到後來看了些文章和初步評估,才知自己的狀況。那時候不知慶幸還是不幸,我有另一個思想一邊扶持自己,一邊跟自己鬥爭。好處是沒有人在意自己,也有「自己」照顧自己;但壞處是自我的世界更加封閉,因為打從心底就不會信人。

有經歷過的人總會明白,情緒來時,是跟意志力搏鬥,每次都是生死關頭。我曾答應過一個人不會尋死,但內心鬥爭仍偶有發生,只是我慶幸自己的個性不會輕易許下承諾,答應了就努力到底,近年已算平穩。

對於這些事,我很少說,不想搏同情,更不相信人,因為某些人的舉止看在我眼裡,盡是嘔心。

現今社會是煽情的,卻只流於形式和表面,像有些人喜歡去遊行卻不是為爭取甚麼一樣。

有看過一些人說要關注精神問題,最好笑是在社交媒體呼籲人轉發某段訊息,就當作是關注了。我跟較熟的朋友討論這話題時笑說,你身邊就有我這一個呀,為甚麼不關心我多一點?

如果你跟我一樣看過窗外的風景,大概你會懂我所說的話。那年那天,我在窗外救回自己的聲音是這樣說:「向前或向後半步,人生都會不一樣。」我知道未必每個人都能在當刻冷靜下來,但不妨記得我一些話。 「悟以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朋友那年給了我陶淵明的兩句辭鼓勵我。「To be, or not to be」這莎士比亞名著中的經典台詞,正是改變人生的轉捩點。換個方式,找生命的出路,你會知活著多好。

朋友有些鼓勵我是懂的,換個角色,我們可能比你講得精彩。只是請你們明白,有些人是不需要大道理,需要的是陪伴,吃喝玩樂也好,做些無聊事也好,讓他們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比甚麼都來得重要。

還是說句客套話,這些日子支持我的朋友們,衷心感謝。

Complicated / Changing

跟兄弟說了一晚,說近況說工作說一些想法。

我知道自己是個任性的人,也知道現在的我像沒方向卻又諸多不滿。

確實對香港這社會現況感到死心,很想離去卻又無能為力,而自己又太多界限,亦不想為這扭曲的社會改變太多。

經歷了一些,放空的大半年,追求的目標不同了,喜歡的東西也不同了。或許這是我意料之外的轉變,也是十年前的大變後難得再重新為自己定位的轉型。有不安有害怕也有興奮和熱情,如那兄弟跟我說過人生就是不斷變化,要學習是如何學會不斷放手才能擁有更多。

我知道現在的我很難理解,也有很多矛盾的地方,可是我得接受自己是矛盾的存在,是繼承了那簡特複普的女孩特質的一個人;我是簡單的,卻有特別的一面,有複雜的思緒,卻可能是普通的存在。

只能說要感謝的人太多,特別是在我生命中不斷為我加油打氣的每一位,在物質或精神上支持我的你你你。我曾說過如果有一天非走不可,你們將會是我最不捨得的原因。

Love you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