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終人不散

一班人聚在一起,是快樂的。

或許你不知道,我也有希望做個平凡人的時候,結婚生子,跟朋友聚聚,努力工作,有閒錢去去旅行,就這樣過一生。然而我卻明白,內心深處的恐懼感總會怕得到太多然後失去,怕愛上人後被叛,怕對待朋友好卻原來只被利用。然後我只能步步為營,寧拒人千里之外也不願再容易深交。

這樣的聚會,對我而言是每一次都難能可貴,因為我內心的黑暗總會告訴我,哪天就會失去甚麼,珍惜現在所擁有的,活在當下。

這是為甚麼熱鬧過後我總帶點失落,因為我總在享受著現在,渴望時間不要過去。那首怕黑,是周華健的歌,有聽過的大概都會明白我是怎樣的心情。

放棄你留住你

那年走著這一條路,想念著她,迎來冷雨寒風,內心也是暖的。

這些年一個人走來,好像缺少了甚麼。她曾說我們都是那些不會為有個伴而找個人一起的人,若不是因為愛情,一個人也沒有關係。

原諒我的天真,年紀也好,責任也好,現實也好,沒有再次找到戀愛的勇氣,我大概還是會這樣子下去。

抱歉我這個人是有點固執,到所謂成家之年卻還是想相信愛情的單純和美麗。

不需要完美得可怕

女人太完美,反而是一種缺陷。

一直替林志玲可惜,零死角美貌,身材也好,心地也好,似乎找不到缺點,但正因為完美,43歲還是獨身一人。

王渤曾在訪問中說過,要介紹男人給林志玲很難。「啊,我介紹個美女你認識好嗎?」「美女?當然好。」王渤一把照片給他朋友看,他朋友都笑說「不要開玩笑」,到他們知道他是認真的想介紹,都怕自己襯不起她。

大哥,她可是大眾的女神啊,誰敢沾上她呢?

俊男美女的煩惱可不是我們凡人能想像,有些是因為自己有點條件,便想找些有條件的伴侶;有些是因為期望的落差,「啊你那麼漂亮,該很多人追吧。」有些人覺得他們該有很多追求者,未開始便放棄,有些覺得自己高攀不起,也有些是覺得他們多選擇,多數不會放真心。

太漂亮,原來也是一種壓力。漸漸習慣一個人生活,學會獨立,就更不去倚靠別人。然而回過神時,卻發現自己真的只有自己一個,年紀漸大,要追求的目標都得到了,有些不想放下身段,有些吸慣了自由的空氣,不想再與別人分享。就這樣,變成了剩男剩女了。

如果人與人之間可以互相了解,大概可免了很多紛爭。如果多一點愛,大概不會再有戰爭。但大愛有時候不如小愛,熱心公益的滿足,和與愛人相愛相依的幸福,其實可以並存。

只是我們卻怕是習慣了孤獨,忘了怎樣愛人,一個人一路走來,原來已到不惑之年了。

熟悉的陌生

大概,這就是熟悉的陌生。

明明很多時候都在旺角工作,今天放假走來,卻突然發現這地方變了一個樣。自年少「浦」旺角開始,從來沒有的違和感很強烈。閒著沒事在逛,才驚訝自己身在的這個地方已變得很陌生,我像遊客多於本地人。

是店舖變了?香港的租金之高,能堅持的小商店還有多少?走在這裡,才發覺以往的地標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是人變了?確實遊客比以往多了,但多得有點誇張,都令我幾乎聽不到廣東話了。

是食物變了?港式小食好像越來越少,越來越貴,又越來越難食。雖然明白,香港是多元化都市,變化和潮流總是每天發生,但熟悉的味道原來早已淡忘,隨著店舖的消失而失傳了。

漫無目的地走著走著,我找不到焦點,陌生的感覺在這曾經熟悉的地方,無能為力地接受已改變的事實。

致我曾經所愛的妳,妳的改變,已教我不懂怎去再留戀,或許我已不再是那愛到會扭曲自己的人生,緣盡便該放手,也許我的離開,也是愛的一種吧。

與我常在

大概沒有寫文字的人不喜歡有讀者,文字是交流的工具,寫下來,總想表達一些想法,讓別人理解自己,或是傳達一些訊息。

偏偏,我寫文字是發洩,雖然也期望過別人理解自己,但很早就放棄了,因為現在的人都不會用心理解別人。我常說,如果人類能互相理解,大概不會有戰爭;如果理解後還是害你,那便是絕對的惡。

而我遇過很多這樣的惡。

現在的我不信任人是累積而成的,被出賣的傷痛,被利用的心酸,被抹黑的失望,確實令我怕了與人接觸。我是簡單的,害怕複雜的人際關係,不如自成一角,自得其樂。

我很喜歡與朋友相談,然而現代人反被科技束縛,通訊方便了,人與人之間卻疏遠了。漸漸我有話無路訴,寫網誌便成了我宣洩途徑。還記得有段時間,我的網誌就叫《自言自語》,差不多每天都寫,用來與另一個自己對話。

「除非你是我,才可與我常在」,這句歌詞,正是我那段生活的寫照。我跟自己做朋友,沒有誰,我還有自己,一個、兩個、三個、四個⋯⋯我漸漸懂得和不同的自己對話了。

當然這不是好事,甚至是精神病,卻能排解寂寞。直到某天遇上她,我的世界變得不同了。然而說到這裡,抱歉,我又開始想念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