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與浮華之街

在下榻的酒店附近就是歌舞伎町,比想像中還要近,走下去才發現,在新宿站轉車到東新宿再步行去酒店是有點浪費時間和金錢。

或許我太喜歡《龍が如く》這遊戲,走到歌舞伎町一番街的招牌下,馬上便認得各個地標。現實與遊戲當然有出入,但大致上的路也很像樣,多得這遊戲,讓我初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也有點熟悉。

不過語言始終是一個問題,不諳日本語的我還是有點害怕,還好是歌舞伎町是遊客區,簡單英語加上身體語言也能溝通。

說歌舞伎町是慾望與浮華之街實不為過,從前是黑幫與煙花酒紅燈綠之地,現在已是一個娛樂區域。當然,某些地方還是有很多「另類服務」,街頭也有很「皮條客」在兜生意。

男公關俊,陪酒女郎美麗,在這裏不難發現很多如明星般的面孔,你有錢,他們的時間就屬於你了。

後來看了一齣電影叫「再見歌舞伎町」,是講本來做酒店前台的男主角迫於無奈下做情趣酒店店長時其中一日的故事,道出很多人都在歌舞伎町尋夢,有得有失,甚麼才對自己最重要呢?

霓虹燈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或許這就是歌舞伎町的魅力所在吧。

新宿,你好

從早上的航程到轉乘NEX,加上時差,到達新宿已是下午五時許。第一次踏足憧憬的國家,在新宿站中央南口出來,興奮了好一陣子。

「啊⋯⋯這裏就是日本了。」慨嘆之後,盡是迷惘。為甚麼?

友人曾勸誡過我,第一次到日本旅遊,還要一個人又不懂日本語,就盡量不要選擇新宿,因為那個世界聞名如迷宮般的車站,會讓你迷失好一陣子。結果我在上圖的地方來來回走了十分鐘,才知道怎樣轉車到東新宿站再走去下榻的酒店。

「終於到了。」A long day gone,感覺是鬆一口氣。

日本給我的第一印象是很整潔,很有條理,空氣好,溫度也清涼。很難不和香港比較,這裏的一切都很漂亮,有條有理,是整齊的,是時尚的,是乾淨的。還有一點是,日本是寧靜的,從車站走到酒店的路,沒有人叫賣,沒有人大聲說話,但過兩條街就是最熱鬧的歌舞伎町。

安頓好後,便到附近逛逛,畢竟選擇新宿的原因都是因為方便吧。

喲!東京

飛機降落到成田機場的瞬間,時間好像是停止了。走過那井井有條,滿是廣告卻整齊有理的通道,那橫跨停機坪的長廊,玻璃窗外的風景已令人陶醉。

終於,我第一次到達日本。

某年開始一個人生活,甚麼都要重新學習,一個人做家務,一個人煮飯吃飯,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遊玩。那段時間造就了今天的我,大概有點孤僻,喜歡離群獨處。

那年想一個人去旅行,甚麼都不懂,就想著去日本。大概每個青年人對日本都有憧憬,是絢爛的,是新潮的,是美麗的,是優雅的。結果去不成,卻一個人去了北京公幹。

那年是2009年的春天。

我不是個特別喜歡旅行的人,這些年最常到是台灣,桃園機場那充滿80、90年代香港氣息的裝修,對我這一代人是特別親切。然而,卻一直未有機會踏足日本,那個充滿幻想的國度,直到差不多十年後,我終於到了一直想到的日本。

「喲!東京。」露出會心微笑的我,開始期待著接下來幾天會發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