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者

《Avengers 4: Endgame》都看了嗎?我說囉,說一點男人話題。

故事中,宇宙一半人口消失,即使他們幹掉了Thanos,世界仍然回不來了。五年過去,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經歷;美國隊長做著社工般的角色,開解和輔導別人,Tony Starks接受現狀,結婚生子隱居尋找自己的歸宿,Hulk克服了自己的弱點,將自己的優點結合,積極新生活,Hawkeyes則不斷殺戮,專找惡人下手,還有些繼續自己的工作,例如守護世界,甚至宇宙和平。

但我想說是Thor,由自己系列電影第三集開始轉走攪笑路線的角色,在《Avengers 4》中依然能給你驚喜。但我想說是另一些事。

Thor失去了父母弟弟,失去家園,自信滿滿的卻輸得一敗塗地,終於能復仇成功卻發覺對已發生的一切無可奈何。你笑他選擇逃避變成一個肥宅,甚麼也不做只廢在家,但卻是很現實的一個寫照。

人不可能一世都順風順水,我們要懂得從失敗中學習和振作,但當你一切都失去了,要站起來從來不是一件易事。我們都懂得正能量,只是每人的復原能力都不一樣,有些人可以很快沒事,有些人可以一世都這樣子下去。不要把自己所謂的「正面思維」強加於別人身上,我們都懂,不用別人指教的。

陪伴大概是最好的支持,我們這些人只要一個契機,大概就能回到昔日光輝。對啊,說到這裡,不過是我在找共鳴,黑夜很長,我走了好久,卻仍看不見黎明。

心好累。

高嶺之花

上星期看預告,本來想吐糟說《高嶺之花》的劇情,但今個星期收看後卻有點隱隱作痛,又找到一點共鳴。

我是個感情很複雜的人,或者說,我是個有很多樣感情的人,有理性的頭腦,又有感性的情緒。今集說月島桃(石原聰美飾)要帶著罪疚感去繼續自己花道家的事業,所以要背叛維尼(峯田和伸飾)的婚事,但維尼即使早知道卻依著她行禮,到最後悔婚也以笑相送。

我想我同時明白兩者的情感,藝術家的脾氣我倒是有一點,或者說,在某些地方不能作自我體現,我是不能釋懷的。當然編劇帶點牽強,以悔婚去平衡自己被悔婚的傷痛,然後帶著這份罪疚感去繼續花道未必人人會理解,但我卻遇過類似的感情問題。

人類這東西是賤的,有時候會因為愧疚而對身邊的人更好。沒聽過嗎?或者這時代連責任和良知都沒看那麼重吧。

而維尼的犧牲,很多人會說他太傻了吧,但我卻有很深的體會,畢竟在感情上,我也是被動的一方。跟他的一個共通點是,任何事作最壞打算,便不會有太大的失望吧。而當你愛一個人,只要知道她幸福,甚麼苦痛也沒所謂了。

我做過這樣的男人,所以呢,大概我知道這樣的人都不會有幸福。我放棄了感情,走在一個人的路上,還好吧。

抑鬱症

說到抑鬱症,很多人口說要關注,卻沒有行動。到有人死了,就說很可惜,卻不知道自己隨時是凶手之一。

我應該沒說過,有段時間我有嚴重抑鬱。沒有去看醫生,到後來看了些文章和初步評估,才知自己的狀況。那時候不知慶幸還是不幸,我有另一個思想一邊扶持自己,一邊跟自己鬥爭。好處是沒有人在意自己,也有「自己」照顧自己;但壞處是自我的世界更加封閉,因為打從心底就不會信人。

有經歷過的人總會明白,情緒來時,是跟意志力搏鬥,每次都是生死關頭。我曾答應過一個人不會尋死,但內心鬥爭仍偶有發生,只是我慶幸自己的個性不會輕易許下承諾,答應了就努力到底,近年已算平穩。

對於這些事,我很少說,不想搏同情,更不相信人,因為某些人的舉止看在我眼裡,盡是嘔心。

現今社會是煽情的,卻只流於形式和表面,像有些人喜歡去遊行卻不是為爭取甚麼一樣。

有看過一些人說要關注精神問題,最好笑是在社交媒體呼籲人轉發某段訊息,就當作是關注了。我跟較熟的朋友討論這話題時笑說,你身邊就有我這一個呀,為甚麼不關心我多一點?

如果你跟我一樣看過窗外的風景,大概你會懂我所說的話。那年那天,我在窗外救回自己的聲音是這樣說:「向前或向後半步,人生都會不一樣。」我知道未必每個人都能在當刻冷靜下來,但不妨記得我一些話。 「悟以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朋友那年給了我陶淵明的兩句辭鼓勵我。「To be, or not to be」這莎士比亞名著中的經典台詞,正是改變人生的轉捩點。換個方式,找生命的出路,你會知活著多好。

朋友有些鼓勵我是懂的,換個角色,我們可能比你講得精彩。只是請你們明白,有些人是不需要大道理,需要的是陪伴,吃喝玩樂也好,做些無聊事也好,讓他們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比甚麼都來得重要。

還是說句客套話,這些日子支持我的朋友們,衷心感謝。

兄弟

男孩子總對兄弟有憧憬,跟女人的思想上或有不同,伴侶緊要,但兄弟也佔不少位置。

我小時候就很渴望有兄弟,家中只有兩個姐姐,都不及跟由小玩到大的表哥感情好。中學認識到一個朋友,到現在還是要好得很,有時候覺得甚至如親兄弟般,好到讓他老婆吃醋。要知道很多女人都與另一半的兄弟不咬弦,不是在控訴佔伴侶太多時間,就是總覺得自己地位不如兄弟。

要明白男人的世界比女人簡單,男人的友情是豪邁剛烈的,講忠義,兩脇插刀在所不惜,不愛搞是非鬥爭,有爭吵不如幹架一場,發洩完說出感受,或許感情有增無減。

男人都是「大細路」,愛玩愛混在一起,行為幼稚,永遠言過其實,難道你以為男人圍在一起說那女人多美多性感,真的要把她了?男人都膚淺,著眼看眼前事物,給自己點自信,你打扮得花枝招展,他還不是乖乖的拜服在你裙下稱臣。

男人這生物,其實是未進化的。

復仇

大概只有愛能戰勝仇恨。

「復仇」二字從來沒有在我字典出現,然而這大半年的時間裡,這念頭不知何時萌芽了。

曾經有朋友說我的沉默和逃避會令自己和相關的人處於尷尬;我說過我像鴕鳥,不問世事。

在這大半年間,我思考了很多關於自己的人生,包括工作、人際關係、家庭、信仰、愛情、自我檢討和社會的事。如果人生有七十,我已過了超過一半,誠然如果沒有愛情,沒有家庭,人生根本不用那麼長,我早明白自己現在欠的,是一些動力和目標。

沒有愛,仇恨會侵食一個人。

今季日劇有改篇自名著《基度山恩仇記》的《モンテ・クリスト伯 ―華麗なる復讐》,由藤岡靛飾演現代版的基度山伯爵。被人陷害,繼承遺產,向害他的人們復仇,這個故事經典得令人陶醉。

對那些傷害我的人,我本沒有想過復仇,但有朋友說,不反擊只會讓人越踩越深。思前想後,仇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忍耐、等待、希望,復仇需要時間和部處。

不少人都會質疑,復仇又有甚麼用?甚麼也改變不了。但我確實明白,不讓那些人明白害人有代價,世界只會有更多人受傷害。復仇得了,至少可以平復心情,或許盡頭是空虛,但那一刻的暢快足夠填補內心的缺憾。

或者他愛的女人沒有改嫁,這復仇劇便不會上演,因為這一切都不重要了。

柴門暖最後還是放下,因為堇答應回到他身邊去。至於堇對他的是愛還是愧疚,已是另外的事了,至少柴門暖到最後也找到他內心深處最想要的東西了,害他的人已一無所有,復仇就在那位置停下來了。

大概只有愛能戰勝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