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你留住你

那年走著這一條路,想念著她,迎來冷雨寒風,內心也是暖的。

這些年一個人走來,好像缺少了甚麼。她曾說我們都是那些不會為有個伴而找個人一起的人,若不是因為愛情,一個人也沒有關係。

原諒我的天真,年紀也好,責任也好,現實也好,沒有再次找到戀愛的勇氣,我大概還是會這樣子下去。

抱歉我這個人是有點固執,到所謂成家之年卻還是想相信愛情的單純和美麗。

不需要完美得可怕

女人太完美,反而是一種缺陷。

一直替林志玲可惜,零死角美貌,身材也好,心地也好,似乎找不到缺點,但正因為完美,43歲還是獨身一人。

王渤曾在訪問中說過,要介紹男人給林志玲很難。「啊,我介紹個美女你認識好嗎?」「美女?當然好。」王渤一把照片給他朋友看,他朋友都笑說「不要開玩笑」,到他們知道他是認真的想介紹,都怕自己襯不起她。

大哥,她可是大眾的女神啊,誰敢沾上她呢?

俊男美女的煩惱可不是我們凡人能想像,有些是因為自己有點條件,便想找些有條件的伴侶;有些是因為期望的落差,「啊你那麼漂亮,該很多人追吧。」有些人覺得他們該有很多追求者,未開始便放棄,有些覺得自己高攀不起,也有些是覺得他們多選擇,多數不會放真心。

太漂亮,原來也是一種壓力。漸漸習慣一個人生活,學會獨立,就更不去倚靠別人。然而回過神時,卻發現自己真的只有自己一個,年紀漸大,要追求的目標都得到了,有些不想放下身段,有些吸慣了自由的空氣,不想再與別人分享。就這樣,變成了剩男剩女了。

如果人與人之間可以互相了解,大概可免了很多紛爭。如果多一點愛,大概不會再有戰爭。但大愛有時候不如小愛,熱心公益的滿足,和與愛人相愛相依的幸福,其實可以並存。

只是我們卻怕是習慣了孤獨,忘了怎樣愛人,一個人一路走來,原來已到不惑之年了。

與我常在

大概沒有寫文字的人不喜歡有讀者,文字是交流的工具,寫下來,總想表達一些想法,讓別人理解自己,或是傳達一些訊息。

偏偏,我寫文字是發洩,雖然也期望過別人理解自己,但很早就放棄了,因為現在的人都不會用心理解別人。我常說,如果人類能互相理解,大概不會有戰爭;如果理解後還是害你,那便是絕對的惡。

而我遇過很多這樣的惡。

現在的我不信任人是累積而成的,被出賣的傷痛,被利用的心酸,被抹黑的失望,確實令我怕了與人接觸。我是簡單的,害怕複雜的人際關係,不如自成一角,自得其樂。

我很喜歡與朋友相談,然而現代人反被科技束縛,通訊方便了,人與人之間卻疏遠了。漸漸我有話無路訴,寫網誌便成了我宣洩途徑。還記得有段時間,我的網誌就叫《自言自語》,差不多每天都寫,用來與另一個自己對話。

「除非你是我,才可與我常在」,這句歌詞,正是我那段生活的寫照。我跟自己做朋友,沒有誰,我還有自己,一個、兩個、三個、四個⋯⋯我漸漸懂得和不同的自己對話了。

當然這不是好事,甚至是精神病,卻能排解寂寞。直到某天遇上她,我的世界變得不同了。然而說到這裡,抱歉,我又開始想念你了。

高嶺之花

上星期看預告,本來想吐糟說《高嶺之花》的劇情,但今個星期收看後卻有點隱隱作痛,又找到一點共鳴。

我是個感情很複雜的人,或者說,我是個有很多樣感情的人,有理性的頭腦,又有感性的情緒。今集說月島桃(石原聰美飾)要帶著罪疚感去繼續自己花道家的事業,所以要背叛維尼(峯田和伸飾)的婚事,但維尼即使早知道卻依著她行禮,到最後悔婚也以笑相送。

我想我同時明白兩者的情感,藝術家的脾氣我倒是有一點,或者說,在某些地方不能作自我體現,我是不能釋懷的。當然編劇帶點牽強,以悔婚去平衡自己被悔婚的傷痛,然後帶著這份罪疚感去繼續花道未必人人會理解,但我卻遇過類似的感情問題。

人類這東西是賤的,有時候會因為愧疚而對身邊的人更好。沒聽過嗎?或者這時代連責任和良知都沒看那麼重吧。

而維尼的犧牲,很多人會說他太傻了吧,但我卻有很深的體會,畢竟在感情上,我也是被動的一方。跟他的一個共通點是,任何事作最壞打算,便不會有太大的失望吧。而當你愛一個人,只要知道她幸福,甚麼苦痛也沒所謂了。

我做過這樣的男人,所以呢,大概我知道這樣的人都不會有幸福。我放棄了感情,走在一個人的路上,還好吧。

我不是你們想像般勇敢

我不是你們想像中勇敢。

上個球季其中一場令我印象深刻的比賽,是德國盃決賽,以弱勝強的畫面,仍然留在我心裡。

足球運動是一種講求士氣的競技,除了技術、體能和戰術,還有這無形的元素。領隊和球員之間的互動互助,其實沒有高低。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如同,有些人說我自信爆棚,有自己的主見,卻不知我其實軟弱得很。比如說,我不敢對喜歡的女孩子說聲「喜歡你」,又不敢放手去捨棄一些拖後腿的人和事。

孤身一人,卻懷念是以往跟前女友一起的時光。我曾笑說她跟我如小丑對蝙蝠俠說的一句話:「You complete me.」那互動如球員和教練,如風箏與風。

我真不是你們想像般勇敢,即使悲微,我仍渴望那個互動的人出現在我生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