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陌生

大概,這就是熟悉的陌生。

明明很多時候都在旺角工作,今天放假走來,卻突然發現這地方變了一個樣。自年少「浦」旺角開始,從來沒有的違和感很強烈。閒著沒事在逛,才驚訝自己身在的這個地方已變得很陌生,我像遊客多於本地人。

是店舖變了?香港的租金之高,能堅持的小商店還有多少?走在這裡,才發覺以往的地標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是人變了?確實遊客比以往多了,但多得有點誇張,都令我幾乎聽不到廣東話了。

是食物變了?港式小食好像越來越少,越來越貴,又越來越難食。雖然明白,香港是多元化都市,變化和潮流總是每天發生,但熟悉的味道原來早已淡忘,隨著店舖的消失而失傳了。

漫無目的地走著走著,我找不到焦點,陌生的感覺在這曾經熟悉的地方,無能為力地接受已改變的事實。

致我曾經所愛的妳,妳的改變,已教我不懂怎去再留戀,或許我已不再是那愛到會扭曲自己的人生,緣盡便該放手,也許我的離開,也是愛的一種吧。

天災.人禍

颱風「山竹」吹過香港,經歷了開埠以來最強烈的風災,風力聽說比「溫黛」更甚。

颱風吹襲的時後,樓房在搖動,我從未聽過這樣大的風聲,這樣橫風橫雨的世界,好像是人生經歷第一次。以往都愛出去捕風,或找朋友到家中玩樂,這次則只敢一個人在家,祈望颱風早點過去。

颱風過後滿目瘡痍,樹木倒下的、折斷的,不計其數,招牌掉落,甚至有些樓房都受到影響。沿海的地方都變了樣,石澳的情人橋都吹斷了,還有甚麼不見了,尚未數得清。至於那些豆腐渣工程怎麼了,澳門、海南島那邊,還有附近的核電廠,還未有甚麼消息。

但香港這地方,天災總不及人禍,政府的無能,不知所謂的應變能力,你我都懂,卻沒辦法可以改變。政治嘛,香港人都不喜歡討厭,卻在這些情況顯得多麼貼身。

早已說過不談政治,香港這地方已不是我認識的「香港」了。自求多福,令香港人越變越自私自利,對社會冷漠,對一切都失去好奇。

我不想自己變成這樣,唯有提醒自己,這世界非我家,努力一點,活在當下,盼望在天家吧。

一個人的童話

那年妹子說過一句話:「Sometimes we dance alone.」我一直放在心裡鼓勵自己,聚散有時,一個人有時。只是後來一個人生活越久越發覺,大概我這個人真的只適合一個人。

其實我覺得自己算是個頗熱情的人,距離感是因為被背叛太多,漸漸也變得冷漠,不相信人,不相信可以被愛,因為即使自己多努力,到最後還是會被遺下。然後不抱期望,不用失望;大概這些年的改變,自己也有點驚訝。

以前父親告誡過我說,要提防身邊旳人,不要被利用。那時候我不懂,很相信朋友,經歷過一些,現在都懂了,雖然是有點遲。

這也是我很想逃離這個地方的原因,想找一個人際關係簡單一點的地方,沒有勾心鬥角,不用提防太多別人是否想利用你,只管努力做好自己需要做的事,做自喜歡做的事,足夠生活,這樣就夠了。然後我又會想,一個人其實甚麼時候死亡,也沒有甚麼大不了,太陽會照常昇起,有些人知道可能會驚訝,但大概沒有人會為我覺得難過。

哪怕是一滴眼淚,我也會感謝你為我流下。

家人嗎?現在的我覺得他們的疏離感遠得像陌生人。我確是很愛我的父母,但有些感覺、有些間隔,總是消除不了。有些事很傷人,在說三道四之前,也偶爾顧我的感受吧。

我想,如果沒有承諾過一個人,這些年我也許早已不在了。只是偶爾會想起,即使你曾經多愛的人也會放下你,不相往來,約定他也沒有守住,就會掙扎自己守他的諾言是否太蠢?或許你們不知道我有多努力從情緒中走出來,只會說我負面的人待我如何,我總一笑置之,但久而久之,為甚麼我跟人保持距離,你大概會懂了。

退到最後,我又剩下這個地方,這個網誌,容讓我自言自語,可以透過文字宣洩。沒有互動也好,沒有回應也好,容我寫下自己一個人的童話,讓我一個人自得其樂。

如果有天你喜歡我這怪人,我也會全心全意去愛你的。

不搭

工作的期望與落差,不時令我情緒低落。

坦然我不是那些說加油加油就好的人,我說過我早明白,也知道甚麼是積極,但這段時間我只是要生活,與自己休養生息。如果兼職比全職還要忙,我幹嗎要做兼職?

工作的本身是追求完整,我討厭人事,所以更不希望做全職工作。有時候我不懂是自己的無能還是香港這個社會的悲哀,人們除了工作以外就沒有甚麼,老闆要求你樣樣皆精但人工只有半份。努力、上進、積極點,很正面,但薪水足夠令你消沉。

現在的我不是望能賺大錢的人,我只想要簡單的工作,簡單的生活;說我負面也沒所謂,現在離世我也不覺是甚麼損失,反正沒打算成家,在這地方也沒有想做的事。

或許我是注定被淘汰的,跟這社會的不搭,令我喘不過氣。改不了又離不開這城市的無力感,我想放棄了。

格格不入

有沒有覺得自己跟這城市的文化和價值觀格格不入?甚至覺得自己出生於錯的地方?

曾幾何時,香港確實是一個充滿魅力的城市,華洋雜處衍生出獨特的文化,有中國的傳統禮節,亦有英國的紳士風度,雖然這地方看錢很重,但屋邨小店,街坊街里仍然是充滿人情味。

現在的香港變得令我陌生,高水平的教育卻充斥著荒誕無稽的社會環境與人事邏輯,每個人都在為一間小房子拼搏成為終生事業,沒有夢想與活力的城市令這地方已失去東方之珠的光芒。只顧歌舞昇平的政府全是持外國戶照的高官,期望?怎可能。

人應該是崇優而活的族群,但環看香港,這裡只充斥著金錢遊戲,搾取人民血汗的強積金,瘋狂的房地產,一味靠北的政策,全都看不到對人民的生活有何益處。發展為名的破壞,一眾為斂財的官員與商人如何作利益輸送每日皆見。香港尤如過氣的良馬,被人類為了利益而強迫瘋狂交配作配種,很快便精盡人亡吧。

仍然在假期中的我,還未想到自己想做甚麼樣的工作,但我渴望的是一個可以做好工作的環境,一些追求優秀的地方。這裡,還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