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談政治

或許我是少數反對修法,又不支持遊行示威的香港人。本說過不再談政治,但有些事還是不吐不快,也是想提醒台灣人,如果持續下去,香港的狀況很快會成為台灣的一面鏡。

「香港人團結起來了!」「很感動!香港人再聚在一起!」看到這些回應,不禁失笑。原因?我看的是結果。

香港人遊行世界聞名,但漸漸變成節慶嘉年華般活動與政黨斂財的時間。在太平盛世,上街遊行確實可以表達意見訴求,但在這群魔亂舞的亂世,你叫我再相信這樣和理非非的手法,不可能。

任何政治活動都要消耗,動員一大票人,然後沒有成果,人心會潰散。到最後得益者是誰?政黨。過了幾年,似乎大家都忘了想永續社運的一群人,如何利用巿民的熱心去中飽私囊的既得利益者。

所以我早說過,若不跳出二元對立的思維,政治永遠沒有出口。香港人走不出泛民與建制的迷思,結果連最後防線的議會都失效了;要是台灣還是走不出非藍即綠的迷思,那麼有一天台灣說不定會走上香港的路。

要記得,香港與台灣,我們本來都是美麗的獨立個體,有自己的政策、文化、語言、價值觀等等,回歸、統一都是謊話,侵略才是現實。看不清環境狀況,失去的,會是自由。

「那要怎樣做?」總有人會問這問題,很多人提出過,不再複述了。很多人的爭論點往往是「可行性」,對香港人說夢話是多餘,這地方早已失去幻想與活動,窮得剩下錢。所以寧願參與這類和平遊行,明知沒有意義,參與了便覺得自己「做過事」,然後繼續上班賺錢默默接受。

確實除了離開,我已經想不到還有甚麼方法,即管恥笑我消極,我只怨自己沒能力走難到國外去。

啊,真的是最後一次,只談風月,不談政治。

蝗禍

為甚麼香港人會說中國人是蝗蟲,總有原因。你說歧視?日本人打第二次世界大戰,到現在還被罵,倒是中國人完全覺得自己沒有問題,要知道,中國現在的政權也是打仗爭回來的。

香港人討厭中國人,原因簡單。一個地方被外來人入侵,改變了生活方式,扭曲了價值觀,洗劫資源,治安變差,當地人一定討厭外來人。最可笑是,香港人沒辦法拒絕外來人的入侵,高官權貴一起壓窄小巿民,卻發現他們全都是持外國護照;呵呵,也不是中國護照啊。

你說香港是中國一部份?香港開埠已歷百多年,中共還未存在,割讓是清政府,要繼承也是中華民國。

我們學歷史是要記得淵源,借古鑑今,所以極權統治者怕歷史,也會一直篡改歷史。看看現在已有人說二戰是中國幫忙打走日本人,SARS是中國協助抗疫。

香港人,你們知道的。

香港從前是小漁村,變成國際金融中心,人人安居樂業,英國政府一定好,但也不算太差。這是為甚麼有人會提議香港應歸英國管治。

香港有獨有的華洋雜處交匯而成的文化,8、90年代,音樂、電影、文學、次文化等都是亞洲領導者,到今日沒落,中國政府收回香港後是甚麼樣子,事實證明了。而香港本身已是獨特的存在,跟台灣樣,獨不獨立,本是顯而易見。

由亞洲四小龍變成大灣區,即是曼聯變成曼城附屬聯隊,你受得了?

當你每天都在感受自己生活的地方一點一滴被改變,由說廣東話的地方變成陌生的普通話,熟悉的繁體字變了簡體中文,秩序被擾亂,排隊被插隊,公眾空間總是嘈吵不堪⋯⋯你會明白,我也跟很多香港人一樣討厭政治啊,只是這道氣需要偶爾發洩一下。

能走的便離去,不能走的要留下來,怎樣自求多福是最大的學問。我祝各位前程似錦,這地方,我看來是沒有得救了。

不喜歡不公平

看完球賽,不知怎麼睡不著,餓著餓著,就走到樓下吃早餐。

大概我不是討厭某些人,我只是厭惡不公平不公義,更甚之,這些人因為利益喜好對諸事視若無睹,過份者,慶祝惡之勝利。

甚麼是公平競技?這現今滿計較利益的世代,早已忘了何為體育精神。

我常說球賽最好與最壞的部份都是來自於人,人性的光輝在比賽中表露無遺,人心的醜惡亦然。最討厭好的球賽遇上壞球証,更討厭賽會不知悔改,當別人批評球証做錯,受罰的卻是批評者,然後做錯事的人繼續故我。

啊,抱歉,香港的高官早已如是了。

熟悉的陌生

大概,這就是熟悉的陌生。

明明很多時候都在旺角工作,今天放假走來,卻突然發現這地方變了一個樣。自年少「浦」旺角開始,從來沒有的違和感很強烈。閒著沒事在逛,才驚訝自己身在的這個地方已變得很陌生,我像遊客多於本地人。

是店舖變了?香港的租金之高,能堅持的小商店還有多少?走在這裡,才發覺以往的地標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是人變了?確實遊客比以往多了,但多得有點誇張,都令我幾乎聽不到廣東話了。

是食物變了?港式小食好像越來越少,越來越貴,又越來越難食。雖然明白,香港是多元化都市,變化和潮流總是每天發生,但熟悉的味道原來早已淡忘,隨著店舖的消失而失傳了。

漫無目的地走著走著,我找不到焦點,陌生的感覺在這曾經熟悉的地方,無能為力地接受已改變的事實。

致我曾經所愛的妳,妳的改變,已教我不懂怎去再留戀,或許我已不再是那愛到會扭曲自己的人生,緣盡便該放手,也許我的離開,也是愛的一種吧。

天災.人禍

颱風「山竹」吹過香港,經歷了開埠以來最強烈的風災,風力聽說比「溫黛」更甚。

颱風吹襲的時後,樓房在搖動,我從未聽過這樣大的風聲,這樣橫風橫雨的世界,好像是人生經歷第一次。以往都愛出去捕風,或找朋友到家中玩樂,這次則只敢一個人在家,祈望颱風早點過去。

颱風過後滿目瘡痍,樹木倒下的、折斷的,不計其數,招牌掉落,甚至有些樓房都受到影響。沿海的地方都變了樣,石澳的情人橋都吹斷了,還有甚麼不見了,尚未數得清。至於那些豆腐渣工程怎麼了,澳門、海南島那邊,還有附近的核電廠,還未有甚麼消息。

但香港這地方,天災總不及人禍,政府的無能,不知所謂的應變能力,你我都懂,卻沒辦法可以改變。政治嘛,香港人都不喜歡討厭,卻在這些情況顯得多麼貼身。

早已說過不談政治,香港這地方已不是我認識的「香港」了。自求多福,令香港人越變越自私自利,對社會冷漠,對一切都失去好奇。

我不想自己變成這樣,唯有提醒自己,這世界非我家,努力一點,活在當下,盼望在天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