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我常在

大概沒有寫文字的人不喜歡有讀者,文字是交流的工具,寫下來,總想表達一些想法,讓別人理解自己,或是傳達一些訊息。

偏偏,我寫文字是發洩,雖然也期望過別人理解自己,但很早就放棄了,因為現在的人都不會用心理解別人。我常說,如果人類能互相理解,大概不會有戰爭;如果理解後還是害你,那便是絕對的惡。

而我遇過很多這樣的惡。

現在的我不信任人是累積而成的,被出賣的傷痛,被利用的心酸,被抹黑的失望,確實令我怕了與人接觸。我是簡單的,害怕複雜的人際關係,不如自成一角,自得其樂。

我很喜歡與朋友相談,然而現代人反被科技束縛,通訊方便了,人與人之間卻疏遠了。漸漸我有話無路訴,寫網誌便成了我宣洩途徑。還記得有段時間,我的網誌就叫《自言自語》,差不多每天都寫,用來與另一個自己對話。

「除非你是我,才可與我常在」,這句歌詞,正是我那段生活的寫照。我跟自己做朋友,沒有誰,我還有自己,一個、兩個、三個、四個⋯⋯我漸漸懂得和不同的自己對話了。

當然這不是好事,甚至是精神病,卻能排解寂寞。直到某天遇上她,我的世界變得不同了。然而說到這裡,抱歉,我又開始想念你了。

中秋

人說中秋節人月兩團圓,確實我好像很多年都是一個人過。

小時候跟家人吃飯後便興高采烈跟朋友去公園玩耍,或是在外婆家做節,然後跟表哥們四處遊玩。少年時代都跟朋友過,或是教會的活動中渡過。

拍拖以後,那時候的女朋友多選揀回家過節,她喜歡和姊弟妹一起,我算「外人」,所以參與很少。之後的女朋友在外地,長距離戀愛就沒法子一起過節。這些年還好是,偶爾也會有些朋友相約吃個飯,或是到我家中作客玩樂,歡歡樂樂地過一晚。

人大了,香港變了,好像節日氣氛也少了。以往過時過節總會興高采烈,中秋會掛燈籠,吃月餅賞月;端午節看龍舟比賽;過年四處去拜年,買新衣服,在家中大掃除……現在還有甚麼呢?

或者說穿了是,我最怕自己對生命失去熱情,而我正慢慢失去這種感覺,一些令人感動,想分享給喜歡的人的感覺。

朋友說

在我落難的日子給我口飯吃,我都視為朋友。我對我朋友很好,遺憾是,不是每個人都當你是朋友。

父親說過我這個人太容易信人和沒有誡心,從前不懂,為甚麼自己會被利用,心想自己也沒有甚麼可以給別人騙。人越大越懂這世界很複雜,防人之心不可無,是真的。

有天有個兄弟說我會傷心,是因為期望有回報。待人好,別人沒有回應,因為期望不符,就會失落。

那些年,他不怎相信朋友,他曾說過我是他少數朋友之一。看到他這幾年的轉變,我才猛然想起這些話是我以前常說的,那種不求回報的付出,正是我以往做人的原則。

因為受傷,我變得勢利,看著朋友,看到以往的自己,他學習了我的以前,我變成了他的過去。

結果我還是喜歡那個從前天真爛漫的我,要怎樣才能找回自己呢?

其中最大的是愛

「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祕、各樣的知識,而且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什麼。我若將所有的賙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於我無益。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

先知講道之能終必歸於無有,說方言之能終必停止,知識也終必歸於無有。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講的也有限;等那完全的來到,這有限的必歸於無有了。

我做孩子的時候,話語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丟棄了。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 ,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

這段經文記載於哥林多前書十三章,或許很多人都耳熟能詳。當中分享到信、望、愛,但主要是講愛。

突然發現,信望愛是一個關係,人有了信,就有盼望,有盼望就會有愛,因為你知道這世界非我家,也知道上主的教訓,要愛人如己,要愛鄰舍,也愛仇敵。

越來越發覺自己正被一層一層的剝開,先讓我沒有愛,到盲了屬靈的眼睛,失去了盼望,然後對信仰的動搖。還得感謝家父在我少年時的教導,有一句話不敢忘記,就是全世界都可以捨棄,但不要捨棄這個上帝。

這個世界越來越難生活,扭曲的價值觀,道德的沉淪,還有信徒被攻擊被標籤,也太多其他的規範影響。以往人說末世將至或許不信,但現在我們都可以看到末世的徵兆,信與不信,能否保持信心,可否保持聖經為我們的唯一核心,已夠很多信徒疲憊了。

說實在我覺得愛人很累,甚至曾經將愛放在首位,現在也覺得不如不愛。要提醒自己保持這份單純的愛很難,這世界太多人會利用你,也有太多誘惑使人跌倒。如何用主的愛和真誠去實踐信仰,這是我今後每天都需要努力去學習的功課。

「惟用愛心說誠實話」,先從這裡開始吧。

高嶺之花

上星期看預告,本來想吐糟說《高嶺之花》的劇情,但今個星期收看後卻有點隱隱作痛,又找到一點共鳴。

我是個感情很複雜的人,或者說,我是個有很多樣感情的人,有理性的頭腦,又有感性的情緒。今集說月島桃(石原聰美飾)要帶著罪疚感去繼續自己花道家的事業,所以要背叛維尼(峯田和伸飾)的婚事,但維尼即使早知道卻依著她行禮,到最後悔婚也以笑相送。

我想我同時明白兩者的情感,藝術家的脾氣我倒是有一點,或者說,在某些地方不能作自我體現,我是不能釋懷的。當然編劇帶點牽強,以悔婚去平衡自己被悔婚的傷痛,然後帶著這份罪疚感去繼續花道未必人人會理解,但我卻遇過類似的感情問題。

人類這東西是賤的,有時候會因為愧疚而對身邊的人更好。沒聽過嗎?或者這時代連責任和良知都沒看那麼重吧。

而維尼的犧牲,很多人會說他太傻了吧,但我卻有很深的體會,畢竟在感情上,我也是被動的一方。跟他的一個共通點是,任何事作最壞打算,便不會有太大的失望吧。而當你愛一個人,只要知道她幸福,甚麼苦痛也沒所謂了。

我做過這樣的男人,所以呢,大概我知道這樣的人都不會有幸福。我放棄了感情,走在一個人的路上,還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