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扒房

香港的扒房是獨特的,是我現時還很喜歡去的餐廳之一。

小時候,父親會在特別的日子帶我們去鋸扒,雖然在快餐店為多,但對小孩子的我來說,在外大吃一頓已是孩童時的一大樂事。

那時候的扒房有一種典雅,雖說跟酒店有很大段距離,但那泛黃的燈光,充滿油煙香味的環境和歐陸風情的裝潢,確實是一種風味。加上由餐湯、餐包、頭盤、主菜到甜品整個套餐之豐富,感覺是滿足的。

回憶中的扒房沒有像現在般嘈吵,感覺比較寧靜,顧客亦懂禮貌得多。不知何時,香港人已變成最吵鬧的人種,去到哪裡都是最嘈吵的一群。你試試在日本和台灣留意,最吵鬧的必然在說廣東話,本自命不凡的港人已失去節操和教養了。

我還記得有好些事都是父親在扒房教我的,例如吃牛扒點喼汁,如果你將喼汁混合茄醬,會美味得多。又例如餐巾的用法,或是湯匙是圓的,飯匙是長的。

香港的舊扒房已買少見少,隨著年紀增長,我和父親都不能再時常吃這麼多肉的晚餐,只是那舊日的回憶,已成為我珍貴的味道了。

拉麵.定食.鰻魚飯

別人去旅行是增磅回家去,我就瘦了至少五磅。不是說日本的東西不好吃,而是身體不太健康,沒甚麼胃口。

日本的食物是很好吃的,就算在便利商店買的東西都很美味,但食店的款式,實在不及台灣及香港多樣化。

頭兩天吃了三樣食物,大概算是日本的地道美食吧,分別是拉麵、炸雞定食和鰻魚飯。

第一天到酒店已是傍晚時份,下飛機在機場沒吃中午飯,結果安頓好後已是十分肚餓,但身體不適,吃不了太多。

到日本好像就要吃拉麵,就像在香港一定要吃雲吞麵或車仔麵一樣(米線可不是香港地道食物啊)。

隨便走進一間拉麵店,看圖當識字點了個五花腩味噌拉麵(隨便亂安的)及一客餃子,吃了一半就想放棄,不是不好吃,而是身體不太好。這拉麵味道很棒,蔥和油令湯麵生色不少,連我不喜歡吃的油筍也是極之可口,那條五花腩更是濃郁又有口感。但這碗麵令我晚上疴了數次,大概是太油膩的關係⋯⋯

休息一晚,腸胃清了,但不敢再吃拉麵,因為日本的拉麵味道都比香港賣的濃郁,還有湯底是充滿油香,我是很喜歡,但也不敢吃太多。亦由於怕腸胃不適,結果第二天只在新宿遊覽。

沒吃早餐,午餐是全個行程最貴的鰻魚飯,三千多日圓。在香港是吃不到的啦,香、軟、鮮,配上白飯正好中和那豐富的味道,吃完喝點茶,精神了。

別以為我在日本吃得很好,這餐已是最貴一餐。一個人食量有限,加上身體不適,更是吃不了甚麼。基本上一個人在日本吃飯平均每餐要消費約一千日圓左右,作預算可作參考。

晚上在西新宿閒逛,找了間吃定食的餐廳,點了這個炸雞定食。很好吃啊!這令我想重新鑽研做炸雞了。

在日本吃飯是很愉快的,與香港不同是,服務當然有很大對比,而餐廳的招待亦有不同,比如說你進到日本餐廳,侍應一定會給你一杯冰水,而紙巾亦會放在枱面上,對比香港那些茶也沒一杯,紙巾也要付錢買,但食物質素其差的餐廳,自然會明白為甚麼很多人都寧願在香港吃便宜一點,有機人就到日本或台灣旅行大吃大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