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迷

感恩當年的你

現在教的球員對昔日自己帶的球隊,感覺有點奇妙。遇上昔日提?自己的前輩,轉眼已是十幾年。

如果有機會重回學界執教,或許我可以給學生更多,那些年的歡笑、汗水與遺憾,大慨是我生命中不可磨滅的一部分。

說實在不太喜歡現今的籃球生態,過度體力化的打法,球員合作、陣式戰術,球員在比賽中的成長,好像都變得不太重要。

我想,哪天我還會回到賽場上吧,又或者,這已是我最後的比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