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事

不談政治

或許我是少數反對修法,又不支持遊行示威的香港人。本說過不再談政治,但有些事還是不吐不快,也是想提醒台灣人,如果持續下去,香港的狀況很快會成為台灣的一面鏡。

「香港人團結起來了!」「很感動!香港人再聚在一起!」看到這些回應,不禁失笑。原因?我看的是結果。

香港人遊行世界聞名,但漸漸變成節慶嘉年華般活動與政黨斂財的時間。在太平盛世,上街遊行確實可以表達意見訴求,但在這群魔亂舞的亂世,你叫我再相信這樣和理非非的手法,不可能。

任何政治活動都要消耗,動員一大票人,然後沒有成果,人心會潰散。到最後得益者是誰?政黨。過了幾年,似乎大家都忘了想永續社運的一群人,如何利用巿民的熱心去中飽私囊的既得利益者。

所以我早說過,若不跳出二元對立的思維,政治永遠沒有出口。香港人走不出泛民與建制的迷思,結果連最後防線的議會都失效了;要是台灣還是走不出非藍即綠的迷思,那麼有一天台灣說不定會走上香港的路。

要記得,香港與台灣,我們本來都是美麗的獨立個體,有自己的政策、文化、語言、價值觀等等,回歸、統一都是謊話,侵略才是現實。看不清環境狀況,失去的,會是自由。

「那要怎樣做?」總有人會問這問題,很多人提出過,不再複述了。很多人的爭論點往往是「可行性」,對香港人說夢話是多餘,這地方早已失去幻想與活動,窮得剩下錢。所以寧願參與這類和平遊行,明知沒有意義,參與了便覺得自己「做過事」,然後繼續上班賺錢默默接受。

確實除了離開,我已經想不到還有甚麼方法,即管恥笑我消極,我只怨自己沒能力走難到國外去。

啊,真的是最後一次,只談風月,不談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