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事

Life Sucked

從興高采烈到失落,歐聯決賽完場的哨子一吹響,彷彿一切都如煙消散。感謝愛隊給了我一個夢幻的旅程,確實要再打進歐聯決賽,未必如今年容易,唯有天真的相信,就如當分組賽三場過後得一分時,我仍相信今年可以挑戰冠軍一樣相信,這大概是作為擁躉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足球的熱情過後,是回到現實的生活,繼續面對無奈與殘酷的世界。香港政府的無恥,對社會的無力感,對工作的懷疑,對人性的絕望,對自身的不信任,還有是身體的問題種種。

誠然家人選擇離開香港的影響比我預期中大,或者不是實質的問題,但情感上確實令我有一定的衝擊,亦令我本來就浮遊在臨界點的情緒進一步受壓力。

另一方面,低估了通宵工作的疲累確實令我近況不佳,雖然這令我重新檢討和重啟了某些私人項目,但身心俱疲的感覺,確實只能慨嘆十年前如何能為了前女友將日夜倒數的能耐。本以為早已習慣,卻發現原來歲月早已將我的身體不留餘地的消耗。像寫下這些字句時,本是在睡夢的時間,卻又醒了過來,空腹感和空虛令我走到街上找吃和遊蕩。

我甚至懦弱到想過倚靠別人生活,甚至一走了之;我很討厭這樣的自己。

走著走著,雨下起來了,好不應景。

有些朋友總說我總選擇難走的路,我卻不以為然;我只是想忠於自己,最不違心的生活方式去渡過餘下的時間。如果要跟隨社會的扭曲才可以得以生存,我倒寧願早點塵歸塵土歸土。

說來奇怪,從成長過程到成年,我總是在思考生命的意義和價值,追求是靈與肉的昇華,卻猛然發現,有時候我總走不出追求慾望的滿足。不是我愛孤獨,而是怕擁有後的落差令人更空虛。

或許我這種人是不值得擁有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