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事

夜與日

懷念以前每星期總有一兩天會到這裡打籃球,現在已很難再約時間了。

別人下班去遊樂的時候,才是我工作的開始,到別人上班工作,我就回家睡覺。又回到日夜顛倒的生活,但身體狀況已大不如前。還好是短期工作,但大概完結後我得想想工作的事,畢竟原來對上一次有正職,已是差不多兩年前的事。

如果說我期望甚麼,大概還是做一些自己喜歡的工作,我夢想有自己的工作室,不用賺大錢的,只要滿足自己的愛好就好;我這個人很奇怪,總是對錢提不起勁。

天亮說晚安,我還是會想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