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事

我應該

就近日香港的社會狀況,好不容易從幾年前的情緒中走出來的我,又回到那個緊張的狀態。誠然我不是一個勇敢的人,有很多事都是從環境中迫出來的。

要說這幾天發生的事,確實已沒有甚麼好說了。這裡的政治沒有討論的空間,是權力遊戲,誰掌權誰話事。政府不是由人民組成,而是權貴的小圈子勢力。人類這數千年歷史都走不出的困局,眾生皆平等不曾在社會上出現。我們本以為到了文明的現代可以不用再爭論簡單的人性,卻原來在這個世代還要為倫常良知去辯論。

這世代發生了甚麼事?我不懂。

放下了的情感一下子回來,我沒有好好的精神狀態去處理太多的事務。本來打算重新建立的計劃也因為這陣子的事重新考慮。我有點恨是自己的無能為力與懦弱,也恨自己不夠強帶甚至希望有人能帶我出走。

父親留給我的話只有一句就是「跟隨主腳步」,或者我該好好的回到單純的模樣再去思考接下來我應該做甚麼,以及上主的指示。或許你會說人在絕望時才不得不倚靠神明去建立自己,我卻慚愧是從小跟隨主腳步到現在的迷失。

請為此代禱,也請為我代禱,感謝,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