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事

離開也是愛

我很愛這個地方,然而為甚麼想要離開,是因為她變了質。或許留著她的好在回憶中,或者保持自己未受影響,就是對香港這地方最大的愛。

我討厭有人插隊然後說他們不過是老人家;我討厭有人在車箱喧嘩然後說他們不過是小孩子;我討厭有人把街道弄得污煙瘴氣,勉強你說他們的語言,然後說他們不過是旅客;我討厭警察濫用職權和暴力煞後說他們不過是執行職務。

這個社會的禮儀、公德心、公義和良知去了哪裡?我不懂,但我最討厭是,當有人指出問題時,有人竟說你才是生事者。

有人說去到哪裡都有好人有壞人,但我們追求的,不是美好的生活和體諒的社會環境麼?我們努力生存,換來的又是甚麼?現在這個地方還剩下甚麼?不過是權貴玩弄是非的小天地,極權斂財的後花園。

香港有長遠的歷史,本是獨立、特別和美麗的城市,是世上獨一無二的東方之珠,而不是中國的大灣區城市。可惜是香港人還未覺醒,到底是誰不可以沒有誰。

真正令人灰心的,是這裡的人,我好難過,正因為我如此的愛著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