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事

廢老與關愛座

寫這一段,大概又要被說製造世代之爭,然而我想記下這小小的個人經驗,希望老一輩人明白為何年輕人現在反抗的聲音這樣強烈。

圖一是我在香港搭乘地下鐵時的狀況,突然覺得,排隊這些線好像有些多餘,因為大概已不下一次看到很多人像圖中老婦二話不說走到中間,而插隊者多是老年人。早前不是還有個老人在月台大打出手?持老賣老,為甚麼別人會討厭你,該明了吧。

你說年輕人不是該讓一讓老人家嗎?讓,是尊重,不是奉旨。你懂尊重,別人就懂讓,文明社會講求是尊重和平等,你老就奉旨要讓你,這就是特權階級的表現。

香港老人一直在製造特殊地位的小圈子,為甚麼我一直說近年香港發生的不單是一場又一場的政治運動,而是世代之爭。為甚麼站在年輕人一方,是因為老人集團不斷透過特權和不公義的手法去維繫自身的利益,令年輕人沒有上流的機會。

高官問責制,做錯事沒有官員要下台,還要受勳;清廉的官場不在,一堆又一堆的黑幕被揭發,最後仍是不了了之。官員的薪俸是納稅人的錢,但最可悲又可笑是,巿民正用自己的錢去養活一班政治老人,卻不斷透過不同方式打壓自己。參選被DQ,民眾票選的議員被DQ,議會失衡令群眾上街,和平遊行政府卻裝聾作啞,警察淪為政治工具,濫用職權及暴力,然後又不用受刑。再來一堆老人出來撐警撐政府,為甚麼?因為只要本著這名義,非禮、動武,全不用受罰。

這就是現在香港的情況,一個沒有倫理道德的社會,人民質素如此低劣的城市,現在要說和巴黎、紐約等齊名國際五大城市,實在可笑。

離題太遠,我們回來說關愛座。話說插隊老婦為甚麼要衝進車箱?當然就是找座位。關愛座的出現也是近年來造成世代之爭的話題,台灣更是到了頂峰,一直有人提議取消。關愛座原意是好的,但是否華人的老人家特別喜歡被「敬老」,漸漸讓其成為專用座椅。

我們看看圖二,是法國地鐵車箱內座位。法國的列車很短,也很擠迫,於我看沒有設立甚麼關愛座。這些輪近車門的位置,都是活動式的,誰坐也可以。而我見最有趣的是,只要一多人上車,坐這些位置的乘客很多都會站起來,讓出更多空間於別人上車。

明白了?在文明社會,每個人都有選擇的自由,互助互重,才是社會和諧的關鍵。巴黎有很多不同人種,文化、信仰等差異,相信面對的問題不比香港少,但如何建構一個平等的社會,我相信法國政府和人民的努力,絕對比香港人多。這是一朝一夕的成果嗎?不,法國也經歷過大革命,巴黎也起起落落數百年,或許正因為艱難,受過困苦,歐洲人現在才懂得平等和尊重的珍貴,我相信香港如果能走過這一關,只要能獨立自主,由民主決定政府政策,香港還是世界五大城巿之一。

咦?好像有些違和感⋯⋯民主、平等、獨立、自由,這些元素在某個地方不曾存在過。啊!你開始懂是誰在從中作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