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事

善惡到頭

美國隊長之所以是英雄,是他以身作則,為自由和公義而戰。他沒有利用本身強悍去獲取利益,沒有利用自己的身份去建立特權,他永遠站在弱者的一方,以大眾利益為優先。他的武器是盾,用作防禦多於攻擊,用作保護多於侵略。

今天的香港警察有多少明白,他們的權力來自人民?他們的薪水是大眾巿民的稅金?他們是執法者,但不是法律,不是說了便算。成為警察需要訓練,有抱負和承擔,有守則要遵守,他們人工比其他紀律部隊高,原因就是要用生命保護巿民。

請問你們,不出示委任,巿民報案落閘和掛線,濫用暴力毆打巿民,向普通人開槍,沒有合理理由搜查巿民,黑社會襲擊巿民卻轉身離去,這是你們的服務承諾?警察執法是天經地義,但你們在執法嗎?

還有一些說自己身在曹營心在漢,所謂有良知的警察,不是拍張照片,寫幾句感性的話,就可以置身事外。沒有一個警察是無辜的,是因為你們有能力阻止同袍暴行而選擇姑息,你們可以挺身而出保護巿民而選擇避而不見不談,你們留戀公務員的福利和權益,選擇放棄巿民的安危,讓公權力崩壞,你們與其他同袍同罪。

淪為政權的走狗,早已注定被民眾唾棄,要麼與之劃清界線,要麼從內部伸張正義。在大是大非面前,所謂中立及沉默都是邪惡的幫凶。

沒有人仇警,我們只是憎惡罪惡,仇視不公平,討厭沒有正義的社會,和助紂為虐的一群人。

善惡到頭終有報,好自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