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事

失控的武力

上次說美國隊長,這次說IRONMAN。

在《IRONMAN 2》中有一段說美國國防部要求Tony Starks交出鐵甲裝,因為太強大的火力要受監管。去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中,分成兩派的原因也是因為要對超級英雄監控問題。

受監管與否,各有論述,確實難以下定論。但在法案法例前,我們先要確立人性的良知與邏輯。

執法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法例不合乎邏輯,或已淪為當權者的政治工具,這時候又怎樣說呢?我們都懂香港近日的反送中條例爭議是因為一起香港人在台灣的謀殺案,但政府急於修例是因為公義嗎?在爭議聲中建議先作一次特例引導的提案被政府無視後,我們便知道這次推行的反送中條例是另有政治目的。

對此次的政治議案我不作再深入的探討,只想作一些簡單的意見發表。

我說過很多次,香港人其實是很容易管治的,接近愚民的思想,只求安居樂業的心態,其實英治時期便已表露無遺。為甚麼我會這樣看香港及香港人?當你發覺很多人窮一生去供一個小小的單位,甚至是成為人生目標時,你就懂這社會有病,是病入膏肓了。

人類該崇優而活。去到法國,看他們對保育文化藝術所作出的努力,去日本看怎樣將發展和保育文化融和,去世界其他地方看看創新科技如何改變生活,你就會明白文明社會安居樂業是基本生活條件,令人民如何在最舒適的環境下可以貢獻社會和幫助弱勢的族群,是現今社會人類最可愛和強大的地方。

可是香港仍然停留於窮一生力氣去供樓,工作只以金錢作依歸,這個社會又怎會有進步?然而可幸香港人的善良,令社會問題堆積至今才出現現時的社會運動。

民怨深,巿民才會上街。不要怪責年輕人走上街頭,說他們破壞香港安定繁榮,你看看香港的樓價,看看每天被自由行和中國的水貨客擾亂的社區,你教他們如何看到希望?反送中是重要議題,但這一次的社會運動持續超過個多月還未平息,香港政府是責無旁貸的。

當然心水清的朋友會懂,香港政府不過是中國政府的傀儡,所以說,這是一環接一環的架構問題,然而中國政府解決問題的模式早已同化了香港的行政機關,所以他們不會去解決問題,而是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罵你廢青,找黑社會來隨街打人,出動警察施暴,然後說這是執法,由黑說成白。

這就是本文一開始所說的問題,當你有一定的武力時,監管是否有必要性。很明顯現在的情況是不合理的,警察多次違反警察通例,由執法變成自以為自己是法律代言人,濫用職權和暴力。他們可以這樣做全因為沒有監管,或者說是監管的機構早已不公不正。

現在的警隊不過是政府的爪牙,他們甘於淪為政治的走狗,原因不過是豐厚的薪金和福利,還有隨便使用的特權。當做錯事不用付上代價,人便會陷入瘋狂之中。現在的情況不過是一群特權階層保護另一群特權階層,以保障自己的利益。社會之悲,便是如此。

請緊記,你們是人民的公僕,薪金是納稅人的血汗錢,你們卻用之與民為敵。多行不義必遭天譴,當人民戰勝了恐懼,你們的罪行必要償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