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事

灰色七月

天是灰色的,也許香港人,也是我和你的心情,都是這種顏色。

這兩個月,真正愛香港的香港人大概都不會覺得好受,從本來要求已破爛不堪的政府撒回推出的惡法,到現在已演變成管治危機,警察濫權,司法機關選擇性提告等等問題。

我說過這演變已不是單單的政治問題,香港已倒退到良知和邏輯都扭曲了的社會形態,警察的所作所為已開始進入軍政府的狀態,政府無力管治,黑社會與警察勾結,從客觀事實可見,這已是步向內戰的步調。

或許有一天,我不能再這樣暢所欲言,也有一天,我們都要受到高壓統治,生活完全在監管之下。不是來自人民的權力,從來都是與民為敵,世界經過千百多年不同的運動,提昌所謂「文明」的社會共識,希人類能在自由、平等、互相尊重和關愛的環境下發展,然而人類的自私,歷史總在不斷重演,人類總要不斷犯同樣的錯。

柯文哲在宣佈成立台灣民眾黨的演說中重申,政治不難,只要找回良知。看似簡單卻是最難的,因為權力會令人腐化。所以他連任後再提醒自己:勿忘初衷。

不論你有多崇高的理念,當有了權力後,必須要小心自己的想法。君不見梁振英、譚耀宗等人於1989年「六四事件」時如何譴責中共政府暴力鎮壓學生,他們今天已位高權重、肚滿腸肥,出來譴責的卻是為我們的社會付出青春、前途和血汗的學生們。由保護者變成施暴者,當中的轉變其實不比血淋淋的暴力清場溫和。

香港人,我們還可以輸甚麼呢?社會已倒退至幾十年前貪污腐敗的黑警年代,香港的自由已被剝削,民生也是一大堆問題,世界第一貴的房屋、被特權階層圈劃的土地、正在摧毀香港本土文化和語言的教育、過長工時的工作、沒有保障的退休生活、嚴重超量工作的醫療,還有充斥著大街小巷的走私客(水貨?他們是走私啊)等等,有哪門子不是政府的管治失敗?有哪個高官可曾問責下台?

香港人,你們真的很善良,面對這樣的政權,這樣的政府,仍然可以準時交稅,仍然可以為他們說好話,對抗暴政也只是要求罷工罷巿,我真心佩服香港人的良善,同時也為你們的愚善感到痛心。

不合成運動也好,罷工罷巿也好,遊行示威集會也好,這都是最溫和的手段,致那些所謂政治中立的人們,你們要沉默,到不能發聲的一天,便不要後悔。這群年輕人為我們爭取的,是我們沒有好好保護的「香港生活」,是自由公平開放的社會。

年輕人們,請好好保護自己,不要愚善,各位請好好保重,I am just a nobody,或許我的聲音不夠響亮,但仍願意為你們發聲。加油吧,世界是你們的,而不是那些坐享其成的老人說了便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