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事

左右分明

近日或許有很多人都選擇穿黑衣服,或是避之則吉。當然作為一個球衣銷售員,總有些收藏,要穿甚麼顏色,基本上都不是問題。

其實我覺得很恐怖,連穿甚麼衣服出街都要考慮安全問題,這已不簡單是白色恐怖了。當然,選擇甚麼是自己的自由,有人不怕,有人受不了,宜量力而為之,但我偏向不要向惡勢力低頭,因為你越恐懼,他們就越覺得自己沒有問題,那些年輕人連暴力也不怕,我們還要助長歪風嗎?

說到衣服,也是我喜歡上球衣的原因,就是他有五花八門的設計,還有豐富的色彩和設計意念;當然,還有些是傳統的傳承。

Juventus 2019-20
Fulham 140 anniversary shirt

我對兩種類的pattern是沒有抗性的,一是粗橫間,二是左右對比。這次講左右分明的設計,要先數當然是今季(2019-20)的祖雲達斯,一改傳統黑白直間的設計,變成黑白左右,中間的螢光粉紅間令整件球衣亮起來。然後有人發現上季(2018-19)富咸推出了一件140週年的紀念版球衣也是一樣黑白左右分明,令今季的祖雲達斯被笑說向富咸致敬,難道adidas技窮了?

Netherland 2005

但要數黑白分明,我最記得還是荷蘭於2005年對賽英格蘭時穿過一件黑白球衣,意為支持反種族歧視的理念,球衣當年並沒有作公開發售,所以巿面上有售的,不是假衫,就是DIY作品。

Tottenham Hotspur 125 anniversary shirt
Blackburn Rovers 1995
Barcelona 2009-10

再數其他左右分明的球衣,可以看看熱刺125週年紀念的球衣,跟富咸一樣有限量編號,也是比較難入手的產品。另外,1995年的布力般流浪由傳奇人物杜格利殊帶領奪得英超冠軍也是一時佳話,那件球衣是藍白分明,用上紅色印色,格外鮮明。還有是2009-10的巴塞隆拿,同樣很少作左右分色的西班牙豪門那年就奪得了歐聯冠軍。

香港之所以可愛是因為尊重法治精神,在法治制度下我們擁有十分大的自由,但1997以後,我們曾引以為傲的法治漸漸消失,白色恐怖日漸加劇,警察濫權,政府行政失當,高官知法犯法。如果我們還不去發聲,不去支持我們的年輕人為我們社會所爭取的公義,那麼香港最後會變成怎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