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事

朋友相聚

很久沒有跟朋友聚聚,下班後到我家玩玩遊戲,看看球賽,然後已經是天亮的時份。耳猶未盡,便跟了朋友開車送各人回家,走個圈吃個早餐才回家抱頭大睡。

確實近來的心情都不會好,這些小確幸夠我滿足上一陣子,然後又再面對崩緊的社會環境中。我們這些小巿民可以做的很少,政府不回應,繼續用警察來打壓反對聲音,其實這運動只會沒了沒完。

已漸見極權統治的尾巴,香港曾經是多麼美麗的一個城巿,就毀在這一班賣港求榮的政棍手裡,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