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事

落後的香港

為甚麼我總說香港落後,不是技術層面或是科技發展,而是人心及思維。

先前遇上巴士壞車,在獅子山隧道口停了下來,車上乘客秒速起哄,司機也沒有向乘客解釋原因,還好是隧道職員協助,事件算很快解決,但聽車上的乘客說話,並不好受。

早前曾到法國,亦遇上地鐵故障而停駛了,沒冷氣,漆黑一片,一分鐘左右後才亮燈,車長第一時間作法文廣播,當然我聽不懂,但看車上乘客的反應,沒有起哄,仍然安靜,我跟一個老女士對望,微笑了一下,會意是「哦,出事了」,然後在悶熱的車廂過了十分鐘左右,一切回復正常。

溝通和體諒的重要,其實在文明社會中必然的,尊重是一個多元社會的核心價值,這是台灣近年一直都致力宣揚的信念。尊重是我反對同性婚姻,但不會歧視你,我有我信仰的原則,卻不會去攻擊。同樣地你笑我「耶撚」,我也是一笑置之。

文明社會總要有不同的聲音,如何共融是社會多元化的最驗証。香港其實早於八十年代已經做到了,還看今天,是倒退還是甚麼,閣下自己定奪;又為甚麼香港人討論中國,也大概懂吧。